上個月最高法院對郭瑤琪收賄案的非常上訴做出了判決,而在收賄罪的構成要件認定上,一直以來都有許多議題與尚無定案之見解值得討論,剛好最高法院做出了相關判決,一起藉由這個判決來好好認識收賄罪吧!

 

郭瑤琪案發生什麼事?

在郭瑤琪擔任公共工程委員會主委時,正在辦理台北車站商場招租案,郭瑤琪鼓勵李清標前往投標,李清標投標後前往台北車站做實地勘查,但在勘察後卻發現台北車站二樓的電力、空調系統年久失修,而汰換、修復、廢棄物處理都屬於得標業者業務範圍內之事,如此一來,這一大筆突如其來的修復費用造成投資成本大增,若李清標真的得標,對其而言也是一大苦惱。

李清標交代兒子將裝有美金兩萬元的茶葉罐送往郭瑤琪之宿舍,在此之後,身為交通部長的郭瑤琪,便裁示台鐵局應該再針對台北車站商場招租案,再召開說明會,以消除廠商對招租案的疑慮,李清標也藉說明會提議有關消防、廢棄物處理等費用應由台鐵局處理。

雖然最後李清標棄標該招租案,不過李清標給予郭瑤琪金錢,而郭瑤琪指示台鐵局再辦說明會之行為,使郭瑤琪有違反貪污治罪條例第5條第1項第3款之嫌疑,最後遭檢方起訴。

 

收賄罪怎麼認定:主觀要件認定上是否包含不確定故意?
不確定故意是什麼?

「不確定故意」事實上等同於刑法第13條第2項規定的「間接故意」,當行為人對於犯罪事實的發生可得預見,而發生也不違反其本意時,行為人就具備不確定故意。

收賄罪主觀要件會以不確定故意認定嗎?

不確定故意通常不太適用在公務員收賄等等貪污治罪條例之罪,因為在不確定故意存在的情形下,賄賂的對象、犯罪結果都無法特定,因此難以確定利益正確無誤的流向特定之人,本質上對行賄者來說未必有利可圖,當然就不存在行賄目的了。所以當法院在處理以不確定故意主張成立貪污治罪條例之罪時,都會格外小心檢視,判決結果往往均不採不確定故意之主張,檢察官上訴後也以駁回處理,例如臺灣高等法院臺中分院105年度上訴字第1889號刑事判決就是一號例子!

收賄罪怎麼認定:財物與職務上行為的對價關係?

收賄罪的其一構成要件要求財物與職務上需具備對價關係,這樣公務員才有瀆職的動機,不過實務對對價關係的認定標準不一,眾說紛紜,未有定案。

主觀說(例:最高法院83年度台上字第2073號判決

從主觀立場出發,以行賄之人有無「行賄意思」判斷對價關係之有無。

客觀說(例:最高法院91年度台上字第6664號判決

對價關係的成立上以客觀因素,如:職務內容、雙方關係、賄賂種類與價額、餽贈時間⋯⋯加以判斷,不再強調授受雙方的主觀意思和致。

折衷説(例:最高法院103年度台上字第4007號判決

不僅應就職務內容、交付者與收受者之關係、賄賂或不正利益之種類、價額、贈與之時間等客觀情形加以審酌,亦應加入交付者與收受者主觀上之認識而為綜合判斷。客觀情狀的存在,必也需主觀認識存在,才得以支持對價關係之成立。

 

非常上訴後,最高法院怎麼說?-最高法院106年度台非字第119號刑事判決

以往法院在檢視主張以不確定故意成立貪污治罪條例之罪的案件,都十分審慎,做出的判決結果也大多為否定,但本案法院以郭瑤琪明知李清標參加該招租案,主觀上基於即使需要利用職務行為或職權影響力協助李清標參與該招租案也不違背其本意,認為郭瑤琪有不確定故意而收賄。這樣的認定似乎稍嫌直接,未對從何推論出被告主觀上有不確定故意做詳細論述,也未考慮到貪污治罪條例治罪本質上難以透過不確定故意成罪

在對價關係方面,最高法院認為實務上判斷的三說只是從不同角度剖析對價關係,本質上並無不同,沒有統一見解的必要,原判決法院似乎採客觀說,以贈送現金茶葉罐、召開說明會等事件之密接性認定成對價關係,不過判決中沒有講清楚行賄者支付對價真正想得到的目的是什麼,因本案事實中郭瑤琪指向台鐵局表示應該再召開說明會就細節討論,也沒有更近一步明確指示,使案件往有利李清標之方向發展。

從此判決便能一次了解許多有關行賄罪之認定爭議,除此之外,另外還有行使職務內容究竟應該以「法定職權說」或「實質影響說」認定,最高法院也有多次討論,但尚未作成決議形成定見,此爭點值得我們繼續關注。

回到本案,究竟檢察總長是否還會再基於客觀性義務,再提起非常上訴救濟,也同樣值得我們關注,期待最高法院針對此類爭議做出更明確的定見。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