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逢二二八,「去蔣化」議題總會被更熱烈的討論,近年來,由於在轉型正義上,政府距離化解對立、促進和解的目標仍有一大段距離,針對此議題,多有人為了使訴求被更有效果的被看見,選擇對蔣介石銅像做出一定行為(如潑漆、加工等)之,最近的慈湖蔣中正陵寢潑漆便是一例。究竟對銅像潑漆是否算刑法上之毀損?近年有許多案例可藉此討論,讓我們一起看下去。

 

毀損的定義

在刑法的毀棄損壞罪章中,多要求成罪須使物遭毀棄、損壞,或達到致令不堪用之門檻,才算得上成罪,也就是說,需要造成他人物品的「敗壞」,使其至少喪失一部分的效用。另外最高法院判例也曾經對此作出解釋,最高法院47年台非字第34號判例認為,「物」的本體或主要效用,並未因行為人的行為造成一部或全部的功效喪失,而僅造成他人對物的使用上一時不便並不構成刑事上的毀損罪。

 

什麼行為算毀損?先前判決比一比
臺灣士林地方法院94年度易字第1032號刑事判決:對鐵門噴漆不算毀損

被告於告訴人家之鐵捲門上噴漆標示「XXXX屋主草菅人命」等字眼。法院認為刑法第354條之「毀棄」為毀壞滅棄,使物之本體全部喪失其效用;「損壞」為損傷破壞,致使物之本體喪失其效用;「致令不堪用」為毀棄損壞物之本體外,以其他不損及原物形式之方法,使物之一部或全部喪失其效用。

而被告所噴之鐵樂士噴漆屬油性漆,只需以松香水等化學物質擦拭便能清潔洗淨,而松香水並不會破壞鐵門本身,因此無法認定對鐵捲門噴漆之行為已對大門造成損壞或不堪用之程度。

 

臺灣臺南地方法院106年度易字第966號刑事判決:把銅像鋸斷算毀損

被告不滿嘉南農田水利會建置政策而將八田與一銅像之頭部鋸斷,造成銅像毀壞嚴重,而現今頭像仍未尋獲,法院認為此已造成毀損之程度,分別判處被告四個月、五個月之有期徒刑,得易科罰金。

 

透過兩案比較,可以發現能將物品回復原狀並且不影響其原物形式之破壞行為,不會該當刑法上的毀損罪,但若無法回復原狀,實際已形同對物品造成一定程度的毀棄損壞,便會該當毀損罪。因此,潑漆之行為不該當毀損,但斷頭行為便無庸置疑地符合毀損罪之構成要件。

 

筆者想想

依歷年實務見解觀察,本次慈湖陵寢潑漆事件,應不會該當刑法上的毀損罪,但或許仍有民事上之侵權責任得以追究,除此之外,我們也可以從潑漆者的行為探究「象徵性言論」應受言論自由保障的角度出發,來思考在轉型正義的時代潮流下,雙方的權益應該如何衡平折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