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大法官作出第748號釋字(點我看F-NOTE筆記)後,支持婚姻平權的朋友們無不歡騰慶祝,不過,在一個多元的社會中,總也有不同的聲音,幾家歡樂幾家愁,在支持的另一端也有反對者,台灣宗教團體愛護家庭大聯盟(護家盟)便是有名的反對者代表,表示對釋字748之內容無法接受,便提起了行政訴訟要求高等行政法院作出撤銷釋字第748號的判決結果。高等行政法院最後在106年度訴字第1622號(點我看F-NOTE筆記)做出了駁回裁定,宣告護家盟的挑戰失敗,不過護家盟是怎麼主張的?現行法制下有沒有其他管道可以推翻釋憲文?這些問題依然很值得大家一起研究思考。

 

護家盟說

護家盟在訴訟中主張許多不同支持釋字第748號無效之理由,並以此作為依行政訴訟法第4條,請求撤銷釋字748與訴願決定之基礎,經過整理,將其分為主要三部分論述。

釋憲行政程序違法

首先,護家盟主張台北市政府在申請釋憲過程中違反「層轉」之規定,依據司法院大法官審理案件法(大審法)第9條規定,行政機關若要聲請大法官釋憲,必須經由上級機關層轉,但若上級機關認定不符聲請規定,則不應該聲請釋憲,反而應依職權解決。在本件中,行政院法務部事實上認為現行民法並沒有違法憲法第7、22、23條之規定,依此,基於大審法第9條規定,行政院是不應以此案件聲請釋憲。

而對於違法聲請釋憲的案件,依大審法第5條第3項,司法院應不受理,故司法院受理聲請,並做出釋憲的行為,均為無效。

憲法並無關於婚姻的明文規定,因此非大法官審理範圍

護家盟主張我國憲法採「列舉制度」,因此憲法中並未有關於「婚姻權」之明文規定,又釋字748言憲法第22條保障婚姻自由存屬謬誤,無任何依據可說明憲法22條保護婚姻自由,歷年對婚姻有相關解釋之釋字(釋字242、釋字362、釋字552、釋字554)實際上只是對婚姻制度內容的闡釋,不足以解釋為憲法的本質。因此,依據大審法第4條第2項,必須有憲法條文存在才得以釋憲,而護家盟認為憲法沒有與婚姻權有關的規定,大法官當然沒有身份與立場得以進行釋憲。

同性婚姻屬立法權限範圍,司法權越俎代庖

依據憲法第111條,有全國一致性的「憲法未列舉事項」應由中央統一立法解決,而同性婚姻便是屬於憲法未列舉事項,有全國一致之性質,故屬於立法權限範圍,應由立法院立法解決。然而,大法官卻受理了同性婚姻之釋憲聲請,明顯是司法權凌駕於立法權之上的越俎代庖行為。

法院說-台北高等行政法院106年度訴字第1622號裁定

台北高等行政法院認為,最初大法官會議係將台北市政府之聲請案與祁家威窮盡救濟手段後之聲請案併案審理,因此,即使台北市政府聲請釋憲之程序有瑕疵,但祁家威之聲請案有關限制同性結婚之議題,依然有牴觸憲法之疑慮,因此司法院受理係爭釋憲並無違法。

此外,司法院受理臺北市政府等聲請同性婚姻之釋憲案,作成司法院釋字第748號解釋,事實上是依憲法第78條規定行使釋憲權,係屬司法權之權限範圍,因此司法院所為並非行政處分,系爭自然不屬於行政法院之權限範圍,台北高等法院並無審判權,也無從命為補正,因此依行政訴訟法第107條第1項第1款裁定駁回。

究竟有無挑戰大法官釋字的管道呢?

護家盟以提起撤銷訴訟之方式挑戰釋字第748號有效性失敗,也讓人不禁好奇,在現行法制下,是否有任何手段存在,得以挑戰或推翻既有大法官釋字內容?根據目前實務與學說見解,釋字的效力近乎與憲法等同,因當初我國在國家功能分配上,便是決定讓大法官釋憲作為最後的裁決者,因此,目前來說,似乎只有新釋字才能夠推翻或挑戰就有大法官釋字的闡釋內容。而護家盟之所以會以提請行政訴訟作為挑戰釋字有效性之手段,可能是因為有學說將釋憲稱作「憲法訴願」,而導致有人誤以為在憲法訴願後,還可以再提起行政訴訟作為救濟之故,然而實際上,兩者是完全不同的概念呀~

 

photo credit:jerome_Munich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