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陣子一則桃園地院判決,不只在法律圈形成一股轉發分享炫風,更因為有記者將判決內容撰寫成新聞,使判決內容在法律圈外也瘋傳。不過,究竟是為什麼讓這則判決有這麼高的熱度呢?一起看看法官在判決裡說了些什麼。

 

臺灣桃園地方法院106年度重訴字第152號民事判決

此則判決(點我看判決筆記)有關職業傷害請求賠償之認定。本案原告原先在桃園中壢某工廠擔任技術人員,長期被公司要求大量加班,自2014年9月26日起至2015年2月5日,延長工時均超過法定每月46小時的上限,以2015年1月之加班時數為例,竟高達128小時,而原告更於2015年1月4日至同月25日連續工作22日,導致原告於同年2月5日下班後感到身體不適,經送醫後確診為「左側大片腦出血性中風」,手術搶救後仍有右側身體癱瘓、四肢無力、無法行走之後遺症,導致原告無工作能力,需他人全天候照顧,此症狀一經桃園市政府勞動局核定為職業災害,原告因而向被告請求工資、看護費、交通費、慰撫金等賠償。

根據原被告之主張,法院認為,根據原告依民法第184條第2項作為基礎請求損害賠償,原告所出示之勞動檢查結果報告書、診斷證明書、勞工保險傷病診斷書、桃園市政府勞動局職業傷病核定、勞動檢查裁罰資料等,基於尊重有關單位之判斷餘地,應足證明原告所受之損害係由該職業所造成,又被告亦受法律推定過失,然被告僅泛言原告身體早於工作前即有異常,但未具體證明其因果關係,而被告提出之「自願超時加班同意書」法院亦不採信,因法院認勞資雙方本係不對等之權力關係,故基於經驗法則,認此加班同意書不足證明原告係自願加班。基於上述認定,法院判定原告勝訴,被告應給付原告8359254元之損害賠償。

 

法官經典語錄

依上所述的判決內容,似乎不覺得本篇判決有何特別之處,不過法官在針對被告提供之「自願超時加班同意書」論述舉證效果時,卻天外飛來一筆文字:「況勞資雙方為不對等之權力關係,雇主若要求勞工簽立自願加班同意書,勞工實難有拒絕簽立之能力,因此原告會簽立,並不違反經驗法則,本法官非一般鄉民謔稱之恐龍,亦不像行政院賴院長、勞動部林部長昧於基層勞動處境而異於常人地一廂情願輕信勞資協議之談判自由(加班作功德?),⋯⋯是被告自不得以原告是自願加班而免責。」呼應最近勞基法修正之爭議,也因為這段文字,使此篇判決受到熱烈討論。

 

法官能否在判決裡這樣說!?

法官倫理規範第2條規定法官應本於良心超然、獨立審判,不受家庭、社會、政治、經濟或其他利害關係影響。而本判決有關「本法官非恐龍」、「不如行政院長與勞動部長輕信勞資協議之談判自由」、「加班做功德」等論述,是否違反法官倫理規範?又或者此番論述其實未涉及任何社會、政治之影響,僅是法官在決定是否採信被告所出示自願超時加班同意書之可信度時,有關經驗法則判斷的論述?究竟兩者間的界線劃分該如何拿捏,十分值得討論,不過無論如何,法官能將判決寫得較為生動易懂,對於判決書通俗化的推動來說都是一大助益,能使法律人與非法律人更簡單讀懂判決背後負責的論述理由。

 

photo credit:ssalonso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