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有機溶劑,導致1300名員工罹癌、200多名員工死亡之RCA事件,在前些陣子高等法院作出了二審判決,判賠的工殤人數與金額均破台灣司法紀錄,一起來看看這場台灣史上最大工殤訴訟的始末與判決內容。

 

RCA發生什麼事?

RCA是美國無線電公司,專門生產電視機、映像管、錄放機等家電產品,1970年在台灣設立子公司,並在桃園、竹北、宜蘭各地設廠,1986年RCA被奇異公司(General Electronic, GE)併購,1988年湯姆森公司(Thomson)取得RCA桃園產區產權,並發現RCA桃園廠將有機化學溶劑倒入廠區地下造成污染,1992年Thomson公司將桃園廠關場,並將土地所有權賣給宏億建設,打算建為購物中心。直到1994年,時任之立法委員趙少康於記者會中舉發RCA桃園廠長期挖井傾倒有機溶劑等有毒廢料,導致廠區之土壤及地下水遭受嚴重污染,其後便開始一連串調查,2007年,法扶、司改會、台權會、北律與多位律師一同組成律師團,將RCA公司、GE公司、Thomson公司列為被告,提起侵權行為損害賠償訴訟。

法院怎麼說?
臺灣高等法院104年度重上字第505號民事判決(點我看判決筆記)

 

RCA公司違反保護他人之法律

RCA工廠長期三氯乙烯、四氯乙烯等31種有機溶劑或化學物質,其中部分物質更被國際癌症研究總署列為第一、二、三類致癌物,然其廠房未有良好通風環境,使廠內有機溶劑濃度過高,員工長期吸入毒氣,而公司發給之口罩不僅數量不夠亦不足阻隔毒氣,另外亦需利用有機溶劑清潔IC,然公司發給之手套不足以抵抗有機溶劑之腐蝕性,又發給量過少,常須將手套用到破掉融掉才能更換;此外,RCA更將廢棄之有機溶劑直接倒至廠區地下,污染其地下水,又抽取地下水作為供應員工宿舍生活、飲水之來源;亦未盡教育員工「有機溶劑對人體之影響、處理有機溶劑應注意事項及發生有機溶劑中毒事故之緊急措施」之注意義務,法院因而認定RCA明顯違反「有機溶劑中毒預防規則」、「勞工安全衛生設施規則」等保護他人之法律

 

RCA之職員罹病與其接觸RCA之有機溶劑有因果關係

對於公害事件,國內外學說實務皆趨向降低被害人就因果關係之舉證責任,應以「合理之蓋然性」為基礎,即使不能證明被告行為確實造成原告目前損害,但在統計上,被告之行為所增加之危險已達「醫學上合理確定性」,即推定有一般因果關係之存在,應由被告提出反證推翻因果關係存在。因有機溶劑的種類、劑量等資訊均由RCA掌握,有證據偏在情形,且一般民眾亦缺乏對化學物質之知識,故法院認為員工之罹病與RCA之有機溶劑有因果關係。

 

基於「揭穿公司面紗原則」,GE公司、Thomson公司應與RCA同負清償之責

「揭穿公司面紗原則」目的在在防免股東濫用公司之法人地位而脫免責任導致債權人之權利落空,求償無門,而此原則也有適用於公司利用不同法人格規避污染責任情形的必要,土污法已將此法理明文化,避免高物染事業藉此規避法律責任或為詐欺性資產移轉。

Thomson公司與GE公司皆直接、間接持有RCA公司極高比例之股份,且RCA公司歷年決議公司重大事項之股東會、董事會幾乎都在美國舉行,極少在台灣召開,因此可認定Thomson公司與GE公司對RCA公司有完全之控制關係,RCA公司僅係其等為海外設廠及投資所成立之分身公司,基於揭穿公司面紗的法理,Thomson公司與GE公司英語RCA公司同負清償之責。

 

RCA之時效抗辯行為屬權利濫用

在訴訟中RCA提出侵權行為之訴訟時效抗辯,主張許多員工係在損害發生十年後才提起訴訟,顯然逾越請求權時效。而法院認為毒物對身體造成的損害不會立即顯現,須經過長短不一之潛伏期,發病時間不定,且毒物侵害為持續性的損害,屬於質之累積而不可分,消滅時效應不斷重新起算,因此本案侵權行為之十年訴訟時效至少應自從RCA離職二十年後開始起算,或由病發時開始計算,且於病情擴大時重新期算時效,大多數之員工皆未罹於時效,且一切證據均掌握在RCA手中,員工本難行使權利,RCA因而主張時效抗辯,係屬權利濫用行為。

 

筆者想想

在經濟起飛的時代下,我們享受了物質環境逐漸優渥的好處,但同時我們似乎在自然環境方面損失了些什麼,而這些損失也終將迴向影響我們,不論健康或何種面向。RCA案僅是經濟起飛時代下的一個小縮影,或許還有許多規模較小且我們不知情的公害事件在發生著,希望這起突破性的判決能夠成為公害事件勝利的起點,盡可能填補損害。

 

photo credit:Agustín Rui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