債權人總是希望債務人快快清償債務,也希望自己的債務是眾債權人間最快被清償的,但換個角度想,當債務人先將財產拿去清償對其他特定債權人的債務,身為債權人的你是否會覺得心裡不公平?基於這樣覺得不公平的念頭,法律上有了這樣的討論,債務人對特定債權人清償之行為,是否會構成民法第244條之債害債權?以下由筆者帶各位分析我國實務與學說之見解。

 

爭點

債務人以自己財產對特定債權人為清償,是否構成民法第244條之構成詐害債權?

學說及實務見解
通說與傳統實務見解:否定說

通說與傳統實務認為,債務人以自己財產對特定債權人清償之行為,固然使債務人之財產因此有所減少,但同時也減少債務人負擔的相同數額之債務,故對於債務人資力並無影響,不得指為民法第244條之詐害行為。然而,必須注意的是,若債務人以代物清償作為清償方式,且代償物的價值高於債權額者,因為此時債務人之財產減少數額將大於債務減少數額,故應可推定有損於其他債權人之權利,則當受益人於受益時也對該情勢知情時,應構成詐害債權,而有民法第244條第2項的適用。

最高法院104年台上字第108號判決(點我看判決筆記)便採此看法,案件中被告積欠第三人一億三千七百八十二萬零八百四十元,於是其便與第三人簽訂買賣契約,將一筆房地以一千七百二十四萬八千元的價格,抵償借款。法院認定此價格符合市場行情,而因其價格符合市場行情,被告之代物清償行為雖然減少了其積極財產,但消極財產亦同時減少,對於被告之資力並無影響,不成立詐害債權行為。最高法院55年台上字第2839號民事判例(點我看判決筆記)也採取此見解。

最高法院55年台上字第2839號民事判例

債務已屆清償期,債務人就既存債務為清償者,固生減少積極財產之結果,但同時亦減少其消極財產,於債務人之資力並無影響,不得指為民法第244條第1項或第2項之詐害行為。惟在代物清償,如代償物之價值較債權額為高,有損害於債權人之權利時,而受益人於受益時方知其情事者,仍有同法條第2項之適用。

 

有力說與近期實務見解:肯定說

陳洸岳教授認為,為貫徹民法第244條撤銷權制度,其旨在保全責任財產「平等」供全體債權人之債權的擔保在債務人對於特定債權人給予優先實現其債權之行為,如單純清償、代物清償或提供擔保時,債務人形式上財產雖無增減(清償同時減少財產也消滅債務),但未受清償之債權人得受分配之責任財產「實質上」卻已減少,應已構成民法第244條之詐害行為,以實質維護債權人「平等原則」[1]應注意的是,最新最高法院見解已轉向肯定說,並廣為下級審法院所接受。

最高法院106年台上字第1093號民事裁定(點我看判決筆記)自破產法第78條與民法第244條觀察,也採取此見解。最高法院105年台上字第2382號民事判決(點我看判決筆記)亦是,於此案件中,被告在公司週轉不靈的情況下,將其因承攬經濟部水利署河川工程所受領之一千一百七十萬七千四百零一元債權讓與某一特定債權人,原告則為被告之其他債權人,原告見被告讓與債權予某特定債權人之行為,深感不符,認其屬詐害債權之行為,因而提起訴訟。在新進實務見解的認定下,法院認為被告明知其財產已經不足清償一切債務之情形下仍為債權讓與,使其他債權人之債權無法受清償,有違債權平等原則,實已侵害債權人之權利,因此仍構成詐害債權之行為。

最高法院 105 年台上字第 2382 號民事判決

按履行債務之行為,一方面減少積極財產,另方面亦因債務消滅而減少消極財產,自總財產言,則無增減,在代物清償,以同一理由,在債務人之責任財產仍足以清償其債務時,固應認為不構成詐害行為;惟若債務人之責任財產已不足清償債務,竟對特定債權為全額清償,致害及其他債權受清償之金額時,債權人亦得聲請法院撤銷之,此觀諸破產法第78條、民法第244條第2項規定自明。⋯⋯果爾,倘被上訴人在明知全富公司財產已不足清償一切債務之情形下,仍為系爭債權讓與行為,使全富公司對其他債權人之債權不能受清償時,即難謂無損害於上訴人之權利。乃原審⋯⋯徒以系爭債權讓與行為不生增減全富公司總財產為由,即認非為詐害行為,而為不利於上訴人之論斷,自屬可議。上訴意旨,指摘原判決違背法令,求予廢棄,非無理由。

 

最高法院 106 年台上字第 1093 號民事裁定

按履行債務之行為,一方面減少積極財產,另方面亦因債務消滅而減少消極財產,自總財產言,則無增減,在代物清償,以同一理由,在債務人之責任財產仍足以清償其債務時,固應認為不構成詐害行為,惟若債務人之責任財產已不足清償債務,竟對特定債權為全額清償,致害及其他債權受清償之金額時,債權人亦得聲請法院撤銷之,此觀諸破產法第78條、民法第244條第2項規定自明。

結論

關於債務人向特定債權人清償,進而致其他債權人受分配之財產實質減少,是否構成詐害債權之問題。筆者傾向肯定見解,因為債務人之積極財產和消極財產固然因清償同時減少,而形式上不影響債務人之財產數額,但實質上已影響債務人之責任財產數額,而使其他債權人能受分配之額度減少或根本無法受分配,為維護債權人平等原則,應允許其他債權人得依民法第244條撤銷該清償行為。

 

[1] 陳洸岳,清償是否適用債權人撤銷權?,月旦法學教室152期,2015年5月,頁12-14。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