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二警員葉繼元因蓄留長髮遭記十七次申誡並因此得到丙等考績,葉繼元提起行政訴訟救濟,前些陣子台北高等行政法院做出了臺北高等行政法院106年度訴字第817號判決宣判其敗訴,理由究竟為何,今天的法庭踹共將一一分析判決內容。

發生什麼事?

所屬保二之警員葉繼元於104年全年遭記19次申誡,其中17次申誡之理由均為蓄髮,依警察人員人事條例與公務人員考績法規定做成丙等考績,葉繼元認為雖然機關對屬員有指揮監督的權限,但所為管理措施仍應該符合法律要求,且警察人員儀容禮節及環境內務重點要求事項(簡稱儀容重點要求事項)對男女員警有不同的儀容要求,違反性平法第7條,警政署也曾依勞動部性別平等會之會議決議發函表示不得率以葉繼元蓄髮而為密集申誡,故保二應依該函撤銷申誡處分,又假設蓄髮行為確實違反儀容重點要求事項,保二大量密集做成的申誡處分也違反一行為不二罰與比例原則

而保二主張葉繼元未於法定期間針對該17次申誡提起申訴、再申訴,葉繼元不得就此提起訴訟救濟,且申誡懲處之合法性也並非法院審查之範圍,另外儀容重點要求事項之所以對男女警分別有不同要求,係為了端正警紀、建立良好警察形象,並無性別歧視。

臺北高等行政法院106年度訴字第817號判決(點我看判決筆記)
  • 保二核以丙等之年終考績未違反法律保留

依警事人員人事條例第32條,警察人員之考績評定應適用公務人員考績法規定,而考績評分方式在考績法與考績法施行細則均有明文,又該施行細則係考試院依考績法第24條之授權所制訂出的法規命令,未逾越考績法之授權法為與立法目的,保二依法綜合考量葉繼元之平時考核紀錄,評定予60分以上未滿70分之成績,給予丙等之考績,未違反法律要求。

 

  • 申誡處分之原因事實等非法院審理範圍

公務人員保障法對服務機關對於公務員所為「權利事項」與「管理事項」之救濟方式採二元救濟模式,直接損害公務員服公職權利、改變公務員身份關係者應以「復審」救濟,而若未直接損害公務員服公職權利者應以「申訴」為之,而本案申誡未直接損害公務員服公職之權利,原告未先提起申訴、再申訴而逕提起訴訟救濟,不符救濟程序規定。

另外,我國實務與學說認為在權力分立觀點下,考績評定涉及高度屬人性之評價,且需長時間觀察才能形成印象,故應由與受考人在職務執行上關聯性最緊密者進行考核,始屬功能最適,行政機關就此部分有判斷餘地,法院應採取較低的審查密度,因此17次申誡的內容事實,或有無違反性平法、一事不二罰、比例原則、行政自我拘束原則等,均非屬法院審查範圍。

 

  • 儀容重點要求事項未違反性平法第七條

法院認為構成17次申誡的內容事實非其審查範圍,儀容重點要求事項究竟有無違反性平法第七條規定的爭點便毋庸審究。但法院依然有就該規定有無針對不同性別為差別待遇一事稍有論述,民國92年後警政署為了落實警察團隊紀律、維護專業形象、兼顧民眾對執法人員儀容之要求而訂定儀容重點要求事項,屬機關對屬員的管理措施,且對男女警員儀容各有不同要求,並未針對特定性別有特別要求,與性別歧視無涉,又儀容重點要求事項之目的在「端正警紀」,與性平法「保障性別工作權平等、消除性別歧視」之立法目的有別,無違反性平法之疑慮。

 

筆者想想

此案是台灣第一件因髮式而得到丙等考績的救濟案件,不論在公務員在特別權力關係下的救濟與性別平等的探求方面都具有指標性意義。不過稍嫌可惜的是,許多問題(如:儀容重點要求事項是否違反性平法、因髮式而做成大量申誡處分有無違反一事不二罰等⋯⋯)皆因權力分立與原告未提起申訴、再申訴之故,致法院未將其納入審查範圍。雖法院仍針對儀容重點要求事項與性別差別待遇的關聯稍有著墨,不過其論述理由也十分值得我們思考,規定未針對特定性別有特別要求,但針對不同性別各有不同要求的情形,也應探究該要求的合理性,而非直接推導至無性別歧視之結果。另外警察人員的長短髮是否真正與警紀有必然關係?而所謂警紀的實質內涵又為何?許多認知都容易不知覺地受到性別刻板印象的潛移默化,在反射性思考前,似乎仍有許多說法的合理性值得我們一再咀嚼思考。

 

photo credit:Chris Yunk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