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鍵字:內線交易、關係論、市場論、消息傳遞

祁明  老師

典型內線交易罪之討論,主要聚焦於公司內部人之證券交易行為。內部人一方面對公司應負忠實義務,另一方面亦享有資訊優勢,因此無論採取美國法的關係論,抑或歐陸法的市場論,均能對內部人之內線交易行為加以規範。於司法實務上,有採忠實義務理論及私取理論之判決,亦有採資訊平等取得理論(較為多數)以維護市場公平性之判決。換言之,於以「內部人」作為裁判對象之案例中,法院可謂是左右逢源,無論如何裁決均能言之有物。惟若碰上公司內部人以外之內線交易主體,說理就顯得支支吾吾了。以下有幾個有趣的案例:

 案例

【案例1】:腳底按摩案〔外人無意間獲悉內線消息〕按摩師甲知悉乙為A公司執行長,於為乙進行腳底按摩時偶然聽聞乙與友人提及「合併或收購B公司」及「要去B公司開會」等內容,乃於同日下單買進B公司股票40張。

 

【案例2】:隔牆有耳案〔配偶無意間(?)聽聞內線消息〕妻子甲(知名財顧公司台灣區負責人)於住處接獲企業併購團隊電話,乃於浴室接聽,丈夫乙經過時無意中聽聞「TENDER OFFER」(收購)、HMII(漢微科縮寫)等關鍵字後佇足偷聽,得知併購案與溢價2成等訊息,乃下單買進股票。

 

案例2於本文撰寫時還處於偵查階段,並無判決供參,故本文暫以光寶科併購建興電子之內線交易案(案例2-1)作為觀察對象,有趣的是兩則案例出奇地類似。

 

【案例2-1】隔牆有耳案〔配偶無意間(?)聽聞內線消息〕妻子甲(知名銀行主管)在車上接獲電話,丈夫乙無意中聽聞「收購」、「光寶科子公司併購建興電」等關鍵字後,得知妻子承辦併購案,妻子掛斷電話後告知該項業務將提前一周進行,原定家族旅遊計畫可如期進行,乙乃下單買進股票。

上述案例不但佔據新聞版面,也十分受到學者的關注,紛紛為文討論,甚至命題作為法研所考試[1]、司法特考[2]及律師高考[3]之試題。本文擬從兩則案例之司法判決中發掘,何以法院涉及類似案例就必須另闢蹊徑,做出莫名其妙之判判。

 

 

判決
案例1之判決摘要:臺高院104金上訴53號刑決(點我看判決筆記)

我國實務就證券交易法之法益保護採市場秩序維護之觀點,證券交易法第157條之1第1項禁止內線交易罪,旨在使買賣雙方平等取得資訊,學者亦同此見解。惟內線交易之違反,雖不以行為人具有主觀利用目的為要件,但行為人仍應具備對內線交易之客觀構成要件有所認識之故意,且須有「實際知悉」重大消息之主觀要件存在,方足成立,而所謂重大消息必須要有對股票價格有重大影響之「具體內容」,及應達「明確」之程度。本件被告因在為客人即光寶公司內部人陳廣中作腳底按摩時,偶然無意間聽聞陳廣中與他人通話,提及「合併或收購建興」、「開會」之籠統且片段之談話內容,被告雖係消息領受人,惟就被告所領受之消息內涵而言,未含本件併購案之重要具體內容,亦未達明確之程度,尚難謂被告已獲悉重大內線消息。

 

案例2-1之判決摘要:北院103金訴41刑決(點我看判決筆記)

按禁止內線交易之理由,學理上有所謂「平等取得資訊理論」,意指在資訊公開原則下,所有市場參與者應同時取得相同之資訊,如任何人先行利用該項資訊進行交易,均屬違反上開原則。故前揭「內部人」於實際知悉公司之內部消息後,如於未公開該內部消息前,即在證券市場與不知該消息之一般投資人為對等交易,則該行為本身即已破壞證券市場交易制度之公平性,足以影響一般投資人對於證券市場應具有公正性、公平性、健全性之信賴,自應予以非難。本件被告既自其配偶處實際知悉前揭內線消息,並於該消息尚未公開前,即買進150 張建興公司股票,其所為已該當前揭禁止內線交易所規定之構成要件。是核被告所為,係違反證券交易法第157 條之1 第1 項第5 款之規定,而其犯罪所得金額為26萬9232元,並未達1 億元以上,自應依同法第171 條第1 項第1 款之規定論處。

 

判決評析
案例1:臺高院104金上訴53號刑決之評析

本案判決無罪之理由無非以:本件被告偶然聽聞之對話,片段、籠統、未臻明確,且並未含有併購案重大消息之具體內容,無從求證內容之真實性,因此被告並未實際知悉公司併購案於特定時點必然成為事實,難認被告已知悉重大消息。惟學者認為,法院似乎將內線消息之明確,區分為「客觀明確」與「主觀明確」。前者係依據個案事實,客觀認定消息是否具有重大性而明確成立。後者則要求被告對消息之具體內容實際知悉後,該重大消息對被告主觀上始可謂為明確,換言之,重大消息明確時間點,可能因人而異。然而將明確區分為客觀明確與主觀明確,其實已增加法律所未設定之構成要件。且主觀明確於個案上認定困難,反將增加內線交易法規適用上的不確定性。再者,倘從維護市場交易公平性的資訊平等取得理論思考,何以法院認為擁有較多資訊之被告並未侵害證券市場投資之公平性,殊難理解[4]。有學者更進一步指出本案爭點應與明確性無涉,而係關於被告是否屬於內線交易之規範主體,故判決理由未說明何以甲該當消息受領人之要件,並不妥適[5]

 

 

案例2-1:北院103金訴41刑決之評析

本案判決洋洋灑灑寫了許多,針對內線交易主體卻只涵攝一個要件,即消息來源係「自」其配偶(前四款之人)處實際知悉揭內線消息,完全未提及證券交易法第157條之1第1項第5項之消息傳遞與內線交易保護法益間之關係,是否只要消息係源自(編按:法條用語為「從」)前四款之人,即一律該當系爭要件?解釋上有無界限?舉例而言,「無意間聽聞配偶講電話(案例2、2-1)」、「店員無意間聽聞顧客講電話(案例1)」、「店員無意間拾取顧客遺留在店內之併購資料並翻閱(非以聽聞方式是否屬之?)」、「小偷偷取內部人公事包內的併購資料」,甚至「內部人談論併購案時誤觸臉書直播導致十萬粉絲知悉內部消息[6]」之情形,消息受領人聽聞(或見聞)未公開之內線消息,是否均能符合『「從」前四款所列之人獲悉消息』之要件?消息受領人是否因此而不得進行交易?再者,若依判決所稱我國採取「平等取得資訊理論」,如「任何人」先行利用該項資訊進行交易,均屬違反上開原則,則為何內線交易罪需限於「一到四款內部人」及「從前四款所列之人獲悉消息」?係爭判決並未從保護法益之角度進一步解釋我國內線交易之主體規範,僅操作本條第一項第五款「從」之文義,實在令人惋惜。

 

 結論:

從上述案例可知,我國法院提出各種牽強理由(例如創造出主觀明確)之原因,其癥結點在於我國法院針對內線交易之保護法益,採資訊平等取得理論所致,資訊平等取得理論有打擊範圍較廣之特性。於案例1中,若法院不願變更市場論之論點,就很難解免腳底按摩師的內線交易責任,因此只能透過扭曲其他客觀要件之解釋方法,解免腳底按摩師之刑責。反觀案例2-1中則未見法院操作所謂「主觀明確」之跡象,或許該案係因內線交易人主觀上已達明確程度而未有相關討論亦未可知,究竟上開主觀明確之解釋是否會成為法院解釋之常態?抑或是法院為解免被告責任而想出的一時性藉口,可能要等待案例2之判決出爐後方能知曉。

 

針對多數法院採取之市場論觀點,有學者認為雖符合國際立法趨勢,卻可能導致消息傳遞上適用範圍過廣之情形。尤其在「消息受領人偶然聽聞」、「內部人傳遞消息具有商業上正當理由」、「消息傳遞乃為揭發不法犯罪」三種情形下會導致不合理之結果[7]惟上述三種情形若依美國法之消息傳遞理論三要件[8]加以判斷,就能避免適用範圍過廣之問題。有學者更進一步指出,市場論之看法於消息傳遞之情況不宜擴大適用,蓋因消息受領人之責任屬「衍生責任」之性質,若消息傳遞者未有忠實義務之違反,現行法 (證券交易法第157條之1第4項)卻要求消息傳遞者應與消息受領人負連帶賠償責責任,便較無依據[9]故於現行法下,內線交易之消息傳遞責任,應適用關係論較為妥當。只有當消息傳遞者違反其忠實義務時,責任才會「衍生」至消息受領人。

 

本文認為,內線交易究竟應採關係論或市場論,誠屬立法選擇,固無優劣之分,惟兩者之立法體例截然不同。美國法之忠實義務理論打擊範圍過小,遂以消息傳遞理論及私取理論擴充其內涵;歐陸法之健全市場理論(以德國為例)打擊範圍甚廣,且違法行為態樣不限於證券買賣,因此處罰規定不適合完全以刑罰手段為之,故將行為類型化,就行為對市場危害程度定其法律效果[10](刑罰或行政罰)。對此,我國立法者固非不得兼採兩種立法例之精神,惟繼受法律時若融合不同法系制度,往往會產生體系上之扞格與解釋上之困擾。以內線交易之規範主體為例,證券交易法第157條之1第1項各款主要以內部人為規範對象,似乎與關係論之精神較為近似,然而第3款之私取理論則似乎又帶有市場論之色彩[11],至於第5款之消息傳遞類型卻又將消息受領人列為衍生責任(因同條第4項課予消息傳遞者連帶賠償責任),則法院於適用法律時是否能忽略立法者於繼受外國立法例時之考量,忽視現行法之體例而執意要「擇善固執」地用市場論處理消息傳遞之問題?甚至在遇見打擊範圍過廣之案例時,卻只能拐彎抹角地找其他客觀要件下手(如案例1中創設主觀明確要件),無疑本末倒置。本文以為,關係論與市場論既然各有其優缺點,法院認為內線交易之保護法益應採「資訊平等取得」雖無不可,惟現行法中既有偏向關係論之立法文字,則於將來法規修正全面改採市場論前,法院不宜視而不見。因此針對關係論之論點,法院仍應加以參酌,縱使不採,亦應提出具說服力之理由加以反駁方為正途,不應於主觀要件外另闢蹊徑,做出莫名其妙之判決。

 

 

 

[1] 106年政大法研商法第2題、106年北大法研商法第3題。

[2] 106年檢察事務官商法第1題。

[3] 106年律師高考商法第1題。

[4] 張心悌,消息受領人偶然聽聞之內線交易責任—兼評臺灣高等法院104年度金上訴字第53號刑事判決,月旦裁判時報第49期,201607,頁30-37。

[5] 江朝聖,按摩師是內線交易的內部人?/台高院104金上訴53刑事判決,台灣法學雜誌第306期,201610,頁145-148。

[6] 因資訊尚未輸入公開資訊觀測站,依現行法仍屬於未公開之資訊。

[7] 張心悌,消息受領人偶然聽聞之內線交易責任—兼評臺灣高等法院104年度金上訴字第53號刑事判決,月旦裁判時報第49期,201607,頁30-37。

[8] 消息傳遞理論之三要件:(1)內部人違反忠實義務而洩密。(2)消息受領人明知或可得而知內部人違反忠實義務。(3)內部人直接或間接圖謀個人利益。

[9] 劉連煜,新證券交易法實例研習,2016年9月增訂14版,頁511。

[10] 洪秀芬,從德國內線禁止行為類型及其處罰規定反思我國內線交易規範改革之可能性,中正財經法學第7期,201307,頁1-48。

[11] 賴英照,股市遊戲規則 最新證券交易法解析,2006年2月初版,頁319-344;劉連煜,新證券交易法實例研習,2016年9月增訂14版,頁502。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