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表意人欲撤銷所為之錯誤意思表示,民法第88條第1項但書規定,表意人須以其錯誤或不知事情,非由自己之過失者為限,始能撤銷之。關於本條項但書規定之過失的解釋,學說與實務存在不同見解。以下即由筆者帶各位分析我國實務與學說之見解。

爭點

民法第88條第1項但書規定之非因表意人之「過失」所致,應如何解釋?

學說及實務見解
學者通說:抽象輕過失說

通說認為,為保護相對人之信賴,應限縮表意人撤銷意思表示之可能性,故民法第88條第1項之過失,應解釋為抽象輕過失。換言之,若表意人未盡善良管理人之注意,即不得撤銷其意思表示,以收保護交易安全之效果。

 

多數實務:具體輕過失說

多數實務認為,在平衡交易安全之前提下,為兼顧表意人之意思自主決定,民法第88條第1項之過失,應放寬解釋,而以具體輕過失為標準,即以表意人是否已盡與處理自己事務同一之注意為判斷標準。

最高法院99年台上字第678號民事判決為例,原告向國有財產局標購土地,信賴標售公告中註記「第一種住宅區」而購買,但在得標並繳交保證金後,開始請建築師規劃建屋時,才發現依開發要點規定不得作為建築基地使用,而不得建屋,因此委請律師去函國有財產局撤銷原先之標購意思表示。法院認為,原告不能簡單以投標前無法進入系爭土地勘測坡度為理由,便主張自身無過失,因為投標須知第三條有載明:「標售之不動產,由投標人自行至現場參觀。得否建築使用,應請自行依建築法規評估」,況系爭土地標售底價三千多萬元,原告是否真正已盡與處理自己事務同一之注意標準?如原告為何未向主管機關查詢該土地之坡度及有無使用限制等?仍需仔細探究。

最高法院99年台上字第678 號民事判決

惟按民法第88條撤銷權之規定,乃係為救濟因表意人主觀上之認知與事實不符,致造成意思表示錯誤之情形而設,其過失之有無,自應以其主觀上是否已盡其與處理自己事務同一之注意為判斷標準。查原審僅以被上訴人於投標前無法進入系爭土地現場查看並實際進行坡度勘測,即謂其無法向台北市政府產業發展局查詢系爭土地之實際坡度為何、有無使用限制或得否建築等情,而認其就投標之意思表示內容錯誤為無過失之主張為可採,對於被上訴人不能至現場查勘何以即不能向主管機關查詢一節,未說明其認定之依據及理由,已有推論過程不符經驗法則及論理法則與理由不備之違法。⋯⋯被上訴人願貿然出價投標,能否謂已盡其與處理自己事務同一之注意?均非無再加詳細研求之必要。

 

有力見解:利益衡量說

陳自強教授認為,民法第88條第1項但書之過失,應由法院就具體個案,公平考量雙方利益情況而為判斷若錯誤是由相對人的行為所引起,或相對人明知或可得而知錯誤之存在時,原則上應可認為表意人是無過失,而可撤銷錯誤之意思表示。此外,黃國昌教授也明確指出,意思表示錯誤,重點不只是在表意人有無過失,而應取決於相對人是否值得保護而決定。

最高法院93年台上字第780號民事判決為例,依據本判決之原審法院審理結果認為,買賣契約之雙方是以土地可建築房屋為交易之重要內容,而買受人誤認該土地可以充作建屋之用,既然是基於出賣人的陳述,則買受人對於土地不能建屋之錯誤,即無過失可言。本判決之所以認為買受人無過失,正是因為(1) 買受人陷於錯誤是由出賣人的行為所引起;(2)出賣人明知買受人不知限建,且出賣人亦明知或可得而知買受人若知限建將不以相同價格購買。故在利益衡量下,應認為買受人無過失,而得撤銷意思表示。此外,臺灣臺北地方法院94年消簡上字第7號民事判決也提供了幾項衡量雙方當事人利益之判斷標準,提供參考。

最高法院93年台上字第780號民事判決

兩造在訂立系爭土地買賣契約時,均以該地充建屋用為此交易之重要內容,為兩造所不爭,被上訴人自買賣契約成立後迄向銀行申請貸款以支付尾款,經銀行告知系爭土地業已編為道路用地等使用區分限制止,均不知悉系爭土地有不得建屋之限制,亦為上訴人所不爭,被上訴人知悉限建,即拒付尾款,並提起本件訴訟,足見被上訴人若知系爭土地有上開限制之事情,當不為買入系爭土地之意思表示。被上訴人詢問上訴人及代書唐嘉才,均經告知系爭土地可以建屋,實無從得知系爭土地已有前述限制,其未能得知殊無過失之可言,則被上訴人本於意思表示錯誤之法理,主張撤銷上開買賣之意思表示,洵屬有據

 

臺灣臺北地方法院94年消簡上字第7號民事判決

判斷應否允許表意人撤銷其錯誤之意思表示時,相對人是否有值得保護之信賴存在、允許表意人撤銷是否會害及交易安全,以及相對人之主觀心態等,自應一併審酌。此必須依據雙方當事人之市場地位與締約之期待、交易之過程與實情等具體狀況,以及在該具體狀況下,允許相對人利用表意人之錯誤是否合理等因素,個別加以判斷。其中關於相對人是否有值得保護之信賴存在,可資判斷之狀況類如:相對人對錯誤有無認識之可能性,或者相對人未因表意人之意思表示而有所為,例如尚未因開始履行契約或為其準備而有所支出等。⋯⋯係將系爭電視之介紹內容與同廠牌42吋電漿電視一項並列,而同廠牌42吋電漿電視銷售價格已達234,190元,但系爭電視網頁上標價卻僅為19,499元,相較之下明顯偏低。況上訴人販售系爭電視並非採取超低價競售之手法,亦如前述,被上訴人居於一般消費者之地位,以社會上相同經驗智識之人、處於相同之狀態下,應可判斷知悉此網頁上所登載之系爭電視銷售價格19,499元有相當之可能係出於誤載,被上訴人對系爭電視售價表示錯誤應有認識之可能性

 

小結

在上述各說中,筆者傾向「利益衡量說」之觀點。首先,在國家考試上,對民法第88條第1項但書規定之過失解釋,若讀者只是丟出抽象或具體輕過失的標準後,即給出論述答案,於作答上似略為空泛且難以實際操作。此外,表意人得否撤銷錯誤之意思表示,相對人是法律上唯一直接遭受影響之人,蓋第三人此時仍有善意取得制度可供保護,則表意人得否撤銷意思表示之關鍵就是在於:相對人對契約有效成立是否存在值得保護之信賴,若相對人根本無值得保護之信賴存在時,允許表意人撤銷,應為公平合理之事。

 

參考資料:

陳自強,民法講義Ⅰ契約之成立與生效,2014年2月。

陳自強,臺灣民法契約錯誤法則之現代化,月旦法學雜誌239期,2015年4月。

黃國昌,意思表示錯誤理論之檢討,台灣本土法學雜誌43期,2003年2月。

 

 

21469458_1705504939461297_1680540262_n-e1504932007230.jpg

作者:賴川

國家考試民法講師,是法律人也是經濟學徒。長期觀察民事法院實務見解,希望能從風險分配與利益衡量角度,與同學重新思考民法問題。

Google+ | Facebook | Twitter | 個人介紹 | 更多作者名稱的文章 >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