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情事變更原則,近年實務上有一重要問題,即契約當事人已經事前就契約事後履行階段中所生不可預料之情事,特別約定排除民法第227條之2規定適用時,則是否日後無論情事如何變更,均當然不得適用民法第227條之2規定?此爭議該如何認定,由筆者帶各位分析最高法院之見解。

 

爭點

當事人已於契約約定排除情事變更原則之適用,是否當然即無本原則之適用?

 

情事變更原則

民法第227條之2規定,契約成立後,情事變更,非當時所得預料,而依其原有效果顯失公平者,當事人得聲請法院增、減其給付或變更其他原有之效果。此為我國關於情事變更原則之明文規定。

 

實務見解

對此問題,最高法院有些裁判表示,當事人既然已有所預料,並將風險定入契約,當事人本得自行事前評估風險,以作為是否締約及其給付內容的考量,基於「契約嚴守」與「契約神聖」之原則,自應排除民法第227條之 2規定之適用。

以最高法院100年台上字第1392號民事判決為例,工程公司承攬新北市政府之匝道工程,工程公司因國內鋼筋價格上漲,而請求新北市政府增加工程款之給付。對此,法院認為營造工程物價原即易受國內外不確定因素影響,工程公司本應於締約前一併考量該履約之成本,且建材物價上漲之市場趨勢應可透過長期密切注意觀察得知,並非完全不能預見,系爭契約既已約定排除物價波動調整工程款之可能,則物價上漲的履約成本風險,即使因物價上漲導致預期利益降低,工程公司也應自行承擔。

 

最高法院 100 年台上字第 1392 號民事判決

系爭工程契約第5條第1款第4項既已約定「本契約無物價波動調整工程款之規定」,即已排除民法第227條之2第1項所規定情事變更原則之適用。

上訴人於投標系爭工程及簽訂系爭工程契約之前,應已預期或可得預期鋼筋價格大幅波動及上漲趨勢等風險,其仍與被上訴人為系爭工程契約之簽訂,則於系爭工程契約訂立後,上訴人縱因物價變動而受有相當之影響,惟因該變動本係上訴人得預見且應於投標及簽訂契約前為估算,被上訴人並未因此而受有任何利益,故上訴人所受之損失,尚未達於顯失公平之程度,揆諸上揭規定及說明,自與民法第227條之2第1項所規定之情事變更原則有悖

最高法院民事判決105年度台上字第2353號

按民法第227條之2第1項所規定之情事變更原則,乃為因應情事驟變之特性所作之事後補救規範,旨在對於契約成立或法律關係發生後,為法律效果發生原因之法律要件基礎或環境,於法律效力終了前,因不可歸責於當事人之事由,致發生非當初所得預料之變動,如仍貫徹原定之法律效果,顯失公平者,法院得依情事變更原則加以公平裁量,以合理分配當事人間之風險及不可預見之損失,進而為增減給付或變更其他原有之效果,以調整當事人間之法律關係,使之趨於公平之結果。因此,當事人苟於契約中對於日後所發生之風險預作公平分配之約定,而綜合當事人之真意、契約之內容及目的、社會經濟情況與一般觀念,認該風險事故之發生及風險變動之範圍,為當事人於訂約時所能預料,基於「契約嚴守」及「契約神聖」之原則,當事人僅能依原契約之約定行使權利,而不得再根據情事變更原則,請求增減給付

然而,最高法院有些裁判則認為,當事人間固然有排除情事變更之約定,惟若發生超出合理範圍以外的不可預測風險,仍非該約定排除之範圍,而有民法第227條之2規定之適用。

在最高法院104年台上字第132號民事判決中,工程公司承包新北市政府的污水下水道工程,在施工過程中,某一路段岩盤與原先地質探鑽資料記載不相符,導致施工困難,工程公司依情事變更原則向新北市政府請求增加給付工程款。對此,法院認為,因岩盤質地導致工程進行難度增加一事無預見可能性,屬於工程公司無法預先評估之風險,事發前工程公司無法單憑地質探鑽資料預先評估並列入報價參考依據,因此本案不受契約排除情事變更原則影響,工程公司仍得請求增加給付工程款。

 

最高法院 104 年台上字第 132 號民事判決

按當事人為避開情事變更原則之適用,於契約中對於日後所發生之風險預作排除請求增加給付之約定者,倘綜合當事人之真意、契約之內容及目的、社會經濟情況、一般觀念及其他客觀情事,認該風險事故之發生及風險變動之範圍,為當事人於訂約時所能預料,當事人固不得再根據情事變更原則,請求增加給付。惟該項風險之發生及變動之範圍,若非客觀情事之常態發展,且已逾當事人於訂約時所認知之基礎或環境,而顯難有預見之可能性時,本於誠信原則對契約規整之機能,自仍應許當事人依情事變更原則調整契約之效力,不受契約原訂排除條款之拘束,庶符情事變更原則所蘊涵之公平理念

 

結語

事實上,最高法院此二種不同見解,並非完全矛盾。關鍵在於,在當事人事前約定排除條款時,是否能對該事後發生的情事變更加以預料評估,而成為訂約時所認知的基礎?若是,應排除民法第227條之2第1項規定之適用。如否,仍應有民法第227條之2規定之適用。
因為即使當事人事前已定有風險分配之情事變更約款,而排除情事變更之適用,惟綜合當事人之真意、契約之內容及目的、社會經濟情況與一般觀念,若該事後風險的發生及變動的範圍,已逾當事人於訂約時所認知的基礎或環境,而顯難有預見可能性時,自仍應允許當事人依情事變更原則調整契約效力,不受契約原訂排除條款的拘束,如此一來,始符合情事變更原則所蘊含之公平理念。反之,若該風險為當事人於訂約時所能預料,基於契約嚴守及契約神聖原則,當事人僅能依原契約之約定行使權利,而不得再依情事變更原則請求增減給付,始為合理。

 

參考資料:
陳自強,契約法講義III契約違反與履行請求,2015年9月,頁347。
陳忠五,2015年民事法判決回顧,臺大法學論叢,第45卷特刊,頁1540-1541。

 

 

21469458_1705504939461297_1680540262_n-e1504932007230.jpg

作者:賴川

國家考試民法講師,是法律人也是經濟學徒。長期觀察民事法院實務見解,希望能從風險分配與利益衡量角度,與同學重新思考民法問題。

Google+ | Facebook | Twitter | 個人介紹 | 更多作者名稱的文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