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論是否為親身經驗,相信大家都有看過店家或公寓大廈在佈告欄、臉書、網站公開監視器影片或畫面截圖,警告小偷或其他不法人士自重,也提醒左鄰右舍多加防範。不過,近年個人資料保護法對個人隱私的保護愈加周延,這樣的行為是否屬於不正當使用他人個資,會不會有侵害他人隱私權、肖像權的可能呢?個人權益與他人隱私怎麼平衡?來看實務怎麼認定~~

監視器畫面算不算個資?

個人資料保護法第2條規定,清楚照到行為人影像畫面,似乎可以透過臉部或其他個人身體特徵而直接、間接識別出該人,因此屬於個人資料,在蒐集、處理、利用這些監視器畫面時,需要符合個人資料保護法的規定,否則會吃上民刑事責任。

公開監視器畫面,有無違法?
臺灣新北地方法院105年度訴字第1499號民事判決
  • 發生什麼事

原告以應聘幼兒園老師為由,進入被告再興中學校園內,與辦公室人員發生衝突,遂後,被告辯將該段衝突之監視器錄影畫面翻拍照片加註「上圖校外人士藉故應聘幼園教師為由,至幼稚園辦公室咆哮謾罵,煩請日後此人不予辦理入校會客手續」等語,將此紙張張貼於校園警衛室中。原告認為,其僅係洽詢有無徵人,卻遭被告惡意毀壞其於幼教界之社經地位,扭曲其人格,因而提起訴訟,請求隱私權、肖像權、人格權受侵害之民事損害賠償。

  • 法院認定

隱私權為避免個人私密生活受他人侵擾及個人資料自主控制之權利,受憲法第22條保障,因此個人資料應屬隱私權的保障範圍,不過,在與人群共處共活的社會中,隱私權的主張亦有其界線,該權利的主張必須具有真正的主觀期待與客觀的社會合理隱私期待,方能成立。

而法院認為系爭照片是翻拍自校門口監視器,而原告在校門口的行為舉止,本就為不特定多數人所能共聞共見,因此原告該時之私人活動因爲不具隱密性而欠缺合理隱私期待,無隱私權之侵害。而且被告利用之圖片來源並非偷拍,又使用該圖片之目的是為了提供警衛比對,以維護校園安全,無散播傳佈於不特定多數人之意圖,圖片及陳述內容均未有其他醜化、變造處理,因此未侵害原告之肖像權與人格權

 

法務部102年3月27日法律字第10203502790號書函

法務部認為一般自然人基於保障其自身或居家權益之個人或家庭活動目的,而公布大樓或宿舍監視錄影器中涉及個人資料畫面之行為,依個資法第51條第1項第1款,並不適用個資法。

至於非公務機關在非屬前述個人或家庭活動目的情形時,如果想要蒐集、公佈涉及個人資料之大樓或宿舍監視錄影畫面,必須基於場所進出安全管理之特定目的範圍內,並符合個資法第1920條之法定要件 (例如:法律明文規定、與公共利益有關)方得為之。

 

所以,我可以公開監視器畫面嗎?

根據法院與法務部的見解,一般自然人若是基於保障自身或居家權益公開監視器畫面是沒問題的,因為屬於排除自個資法適用範圍之行為;若是像店家這種非公務機關公開監視器畫面,必須符合個資法第19、20條規定的法定要件,在合理目的範圍內的公開行為才算合法。若不具備上述條件而公開畫面,可能會有個資法第28條至第31條之民事賠償責任及個資法第41條之刑事責任

不過即使具備合法理由公開,在公開影像畫面時仍要注意搭配陳述的文字,若有不詳實地記錄文字,或涉及貶損他人社會評價之字眼,仍可能面臨民事侵權、刑事誹謗責任的!

 

photo credit:Blowing Puffer Fis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