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的進步不斷衍生出新的商業模式,來克服許多消費過程感受到的不便利,律師界也不例外,同樣有 律師資源分布不均、民眾缺乏選任律師的透明管道⋯⋯等問題,因此許多法律人也試著推出新的服務模式來解決這些問題,不過新模式碰上舊法律,總會有衝突,該怎麼平衡新舊才能得到對消費者最有利的結果?今天來跟大家介紹曾經在台灣推出的新商業模式,還記得法易通呼叫律師嗎?一起來喚起你的記憶!

 

法易通怎麼做?(會知道法易通的朋友可能也不小心暴露了自己年齡XD)

法易通透過架設網路平台及與電信公司合作,提供網路語音法律諮詢,網路提問一次200元起,電話語音諮詢以秒計費(一小時約2340元),平易近人的價錢增加了民眾進用律師資源的可能;無需見面即可諮詢的特性也解決了部分律師資源分布不均的問題;針對法律問題電腦隨機選配該領域專業律師的功能也提供民眾透明的選任管道,這麼有競爭力的價格和服務模式一度造成轟動,也吸引百餘名律師加入。

呼叫律師怎麼做?

呼叫律師以成為 #律師界的Uber 為初衷,民眾不論在一天24小時中何時遭受逮捕或需要律師資源,只要開啟手機中的 #定位 功能,就能搜尋到附近的律師,馬上享有律師的陪偵或其他法律服務,大大縮短傳統方式尋求律師資源所需時程,增加民眾權益在第一時間受到維護的可能。

 

現有法規怎麼說?

律師倫理規範第12條第2款規定,律師不得以支付介紹人報酬推廣業務全聯會認為兩者都違反該條規定,法易通自民眾支付之電話費用收取部分金額維持基礎設施營運屬於為律師媒合案件的對價,律師加入呼叫律師的出資金額因影響接案次數、順序,也同樣被認定為媒合案件之對價。

 

國外的實務怎麼看這些法律服務媒合平台?

法律服務媒合平台在美國早已行之有年,以美國從1999年成立的LegalMatch 為例,提供網路平台給消費者提出問題,系統端會由email通知相關領域專長的律師,有意願的律師便能以系統或消費者提供的聯絡方式回覆消費者,當事人與律師的委任關係是在平台外成立的,平台無推薦、仲介或直接指定律師,律師支付給平台的費用屬於合理的廣告費用。
美國法院實務也多認為該平台未違反律師倫理規範,因平台亦未對律師服務服務品質做任何陳述,律師與當事人的對接也非由平台人為因素介入,該平台無媒合行為,律師支付的費用是用來購買廣告、獲得回答消費者提問的機會、維護平台系統營運,並非媒合的報酬。若律師公會要禁止網路媒合平台,必須先證明消費者有可能受害。

一起想想

 

律師倫理規範第12條之所以這樣規定,是為了保護民眾,以免介紹人爲了收取報酬而以誇大不實的方式使當事人與律師成立委任關係。然而這些平台與傳統仲介人性質不相同,例如法易通分配律師是由電腦操作無涉人為因素,並不涉入後續民眾與律師是否成立委任關係,也因為委任關係未必成立,法易通收取的部分諮詢費用也未必屬媒介報酬,整體來說,似乎與律師倫理規範欲防免民眾受誤導而委任律師的情況不同。

而且法律服務媒合平台帶來的便利性遠大於負面影響,這些新商業模式解決了事出緊急無法立即找到專業律師、傳統收費模式下諮詢費用高昂等問題,讓民眾更能進用法律資源。或許限縮解釋規範中之介紹人,將媒合平台排除在適用範圍外,但同時也訂定明確的遊戲規則管制,讓民眾同時享受新科技帶來的便利,保障民眾權益,也避免律師涉入倫理問題,就能達到三贏,同時也容許科技進步的可能性存在。

photo credit:jseliger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