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都知道父母與子女間雖然互負扶養義務(點我看民法規定),但此等義務不能無限上綱,衡量扶養的本質與受扶養權利人、扶養義務人的權益,民法第1118條之1有規定,若對扶養義務人有虐待、重大侮辱、未盡扶養義務⋯⋯等再由扶養義務人負擔即顯失公平的情況,法院可以酌減或免除扶養義務人的扶養義務。不過,扶養義務的免除是否有溯及效力呢?意即在法院免除扶養義務前發生的扶養費用是否需要由扶養義務人負擔?一起來看看法院判決怎麼說!

事情怎麼發生的?

新北地方法院106年度簡字第7號行政判決的事實為例,原告周小姐的父親在她三歲時與母親離婚,後續未給扶養費,也不聞不問全無聯繫,在父親音訊全無多年後,周小姐才接到社會局的電話,得知父親成為遊民,病倒在路邊,目前已受社會局安置,同時社會局也發函向周小姐請求支付安置費用,不過周小姐已經在父親受安置後兩個月,得到法院免除其對父親扶養義務的確定判決,因此周小姐認為這些在判決確定前發生的扶養費用不應由她負責,父親從小棄養他,判決應該溯及既往,否則不符合人性尊嚴,社會局的行政處分違法,因而在訴願駁回後提起行政訴訟。

社會局的請求權基礎

老人福利法第41條規定,為了維護老人的尊嚴與健康,當扶養義務人未盡扶養義務,使老人處於生命、身體、自由或健康的危難時,主管機關基於社會風險分擔,可以暫時對處於危難的老人緊急安置,再於事後向扶養義務人求償代墊費用,縱使扶養義務人無過失或可歸責事由,仍然不得免除其公法上之義務,此為立法者之風險配置,屬扶養義務人之法定責任,而法院也採取認同看法。

法院怎麼說?

不過這樣的案件,癥結點在於「扶養義務的免除究竟有無溯及效力」,而相關判決結果均是針對刑法第294條之1的立法理由作為論述基礎,立法理由說明:「依『民法』第1118條之1修正草案之規定,扶養義務之減輕或免除,須請求法院為之。法院減輕或免除扶養義務之確定裁判,僅向後發生效力,並無溯及既往之效力。因而於請求法院裁判減輕或免除扶養義務之前,依民法規定仍負扶養義務。⋯⋯。」雖然以同樣的立法理由作為論述出發點,但法院各採有不同看法,以致在不同論述脈絡下有不同的認定結果。

高雄高等行政法院100年度簡字第181號簡易判決:有溯及效力

此判決認為,免除扶養義務應該要有溯及的效力,否則民法第1118條之1之規定便形同具文;且立法理由中提到的民法第1118條之1的草案說明,並非該條最終的立法理由,又刑法採罪刑法定主義,與民法的立法原則尚屬有間,因此難以認定刑法第294條之1的立法理由得拘束民法第1118條之1與老人福利法第41條的適用。
新北地方法院106年度簡字第7號行政判決:無溯及效力

此判決認為,依民法第1118條之1請求免除扶養義務之權利為「形成權」應自判決確定起才發生免除扶養義務的法律效果,而在免除前一切因扶養義務產生的債務關係,不論公法上或私法上的債務關係,均不因事後法院免除扶養義務而變成自始或事後不存在,刑法第294條之1的立法理由也充分說明民法第1118條之1採取相同立法意旨;另外,社會局基於老人福利法第41條請求之安置費用,屬於公法上的債權,並非「代位」老人對扶養義務人行使扶養請求權,與民事上的扶養請求權有別,只要扶養義務人之扶養義務未經法院免除,即負有償還安置費用的公法上義務。

 

筆者想想

目前似乎僅有高雄高等行政法院100年度簡字第181號簡易判決認定扶養義務的免除有溯及效力,多數法院仍然採取扶養義務的免除無溯及效力的見解。不過,目前多數見解對扶養義務人來說或許仍有些不平之處,因免除扶養義務的時點實際上取決於法官處理案件之速度、權利人是否如期出庭、權利人是否決定抗告⋯⋯等因素,對扶養義務人來說,其權利義務懸於極度不穩定之狀態,因原先音訊全無的直系血親尊親屬何時會出現請求扶養?其是否會受社會局安置?扶養義務人是否需要額外負擔相關費用?這些都是無法預測的未知數,扶養義務人無論如何都可能負擔自聲請免除扶養義務至判決確定前這段時間差的扶養費用,未來法院見解會如何發展,仍然值得我們繼續注意。

 
photo credit:Giovani Blan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