檢察官評鑑制度是什麼?

為了改善民眾長期對檢察機關內部制度的不信任,從2012年開始施行檢察官評鑑新制,引進多元化之外部委員8人,由審、檢、辯、學者及社會公正人士共同參與,藉由公正、客觀的評鑑程序,淘汰不適任檢察官,同時給予受評鑑檢察官充分之程序保障,避免檢察官承辦個案時被有心人士濫用評鑑不當干預,影響檢察官職務的獨立性。

 

評鑑RPG怎麼跑?

經過檢察官評鑑委員會受理請求評鑑人的案件後,會先經過委員會的審理,而委員會在審理後可能做出不付評鑑、請求不成立、請求成立之決議,其中請求成立又分為有懲戒必要及無懲戒必要,若為「有懲戒必要」之決議,委員會得建議懲戒之種類,報由法務部移送監察院審查,若監察院認為有彈劾必要,再將案件移至職務法庭審理,由職務法庭作最終的懲戒決定(性質上是司法懲戒),而依法官法第50條,檢察官可能受到免職、撤職、罰款、申誡的懲處;若為「無懲戒必要」之決議,委員會得建議懲處之種類,報由法務部交付檢察官人事審議委員會審議做最後決定(性質上是行政懲處)。

投影片1

從數字面觀察評鑑狀況

從檢察官評鑑新制開跑以來,已有55件評鑑案例[1],這些案例中,請求評鑑之原因大多出自檢察官在偵查或開庭時態度及語氣不佳,有恫嚇、歧視當事人之言論,甚或辱罵當事人或書記官等等情形;未遵守程序方面規定也是受評鑑的原因之一,例如:違反偵查不公開、浮濫監聽、誘導訊問、逾越權限使用公權力;另外廢弛職務、違反檢察官倫理亦是受評鑑之原因,如積案過量、參加不當社交、接受招待、與未成年少女性交、關說⋯⋯等等。

螢幕快照 2017-07-19 下午9.42.16

委員會最終作出的決議以「不付評鑑」、「請求不成立」為大宗,不付評鑑之原因大多為當事人之請求已經罹於兩年之請求時效,而做出請求不成立決議之原因,大多係因當事人之舉證不足或事實非如當事人所述。委員會真正認為有懲戒需要的約佔總體之24%,此類案件多屬情節重大、較誇張之案件,例如與未成年少女性交並關說浮濫竊聽並逾越行政分權直接向總統報告案情口出歧視當事人之言論並指導被告否認犯罪、申請留職停薪進修碩士學位而未就讀⋯⋯等類(想更了解案情請點進前述例子之超連結)。

螢幕快照 2017-07-19 下午9.57.04螢幕快照 2017-07-19 下午9.54.16

再觀察決議做出的懲處種類與職務法庭最終審理做出的結果,委員會決議的懲處建議與職務法庭的審理結果,多以申誡、罰款為大宗,情狀極為嚴重者才會處以撤職、休職、免職之懲處。在兩相比較之後,更發現職務法庭最終審理的結果懲處有許多較原先委員會建議輕微,有未通過彈劾的終審結果,或將罰款改為處以申誡,亦有將休職改為降級改敘(減薪),總體來說,懲處結果都比較輕微一些。

 

檢察官評鑑制度的被動性

雖然有檢察官評鑑制度在為檢察官素質做把關,企圖透過這樣的制度淘汰不適任者,不過總歸來說,這還是個較為被動、消極的方式,除了必須要有案例真正發生之外,更需要透過請求權者才能發動評鑑制度,若是一般民眾僅能透過陳請的方式,使具請求權之機關向評鑑委員會請求評鑑,更別說後續的評鑑機制還有好幾個關卡程序需要發動了。

但法律人的素質僅以如此消極的方式把關似乎只是治標之道,若能積極透過教育或遴選機制下手,或許能塑造更透明的司法環境,目前司改會也正積極經營司法陽光網(點我進去),企圖以更積極的手段將司法人員一切正負面資訊整理上檯面,讓資訊更透明,陽光才是最好的防腐劑,將資訊更直接地攤在陽光下,司法環境的陰暗面或許會更無所遁形。

 

[1] 數個決議合併對檢察官做出一個懲戒/懲處,以一件評鑑案例計算;若一個決議對數位檢察官做出懲戒/懲處,將以數件評鑑案例計算。

photo credit:Khmer Rouge Tribunal (EC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