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信大家常常在PTT八卦版上看見鄉民以「夢見」、「做了一個夢」等語的形式爆卦,然而前些陣子某位在PTT上以夢境爆卦的鄉民竟因此涉訟,且法院判決其行為該當誹謗罪(點我看新聞連結),究竟透過夢境爆卦能不能有效避免承擔法律責任?還是無論如何都有該當誹謗罪的可能呢?

為什麼要用夢境爆卦?[1]

PTT八卦版有一類「爆卦」文章,常常爆料新聞未報導的小道消息,但有些八卦內容可能涉及誹謗、人身攻擊,因此許多爆卦者便以夢境爆卦的方式避免承擔法律責任,以「我夢到……」開頭,接著書寫八卦內容,並且在內容陳述完畢或在精彩之處時表示「正要…….的時候就醒了」。以此不直接的方式爆卦,一方面讓讀者猜測內容,一方面避免承擔法律責任。

 事情是這樣的……

被告黃英傑於105年1月7日在PTT八卦版上發表標題為「[爆卦]在台北市某局處睡午覺,做了個夢」的爆卦文章,於其中內文以「腫大平⋯⋯、午叔華、東彥柏」等稱謂影射臺北市議員鍾小平、許淑華、陳彥伯為「跟特定產業有關的」、「不乾淨黑黑議員」及「金權政治」,指摘鍾小平、許淑華、陳彥伯因為收受特定產業業者的賄賂而為特定產業護航,足以生損害於鍾小平、許淑華、陳彥伯之名譽,故該三名議員便提告經檢察官偵查後起訴。

 臺灣高等法院106年度上易字第382號刑事判決

被告怎麼說?

被告認為其寫這篇文章是出於關心社會、期待新政治的核心目的,而且這篇文章所環繞的重點在臺北市市政府總預算之質詢、答覆和刪減之過程,在寫這篇文章的同時也正進行著105年總統及立委大選,希望能讓讀者藉由檢視民意代表之政見、言詞來謹慎決定選票去向。簡言之,原告認為其所評論的重點在於台北市政府的總預算,不僅是其所學範圍,更是可受公評之事,且此評論是出自善意與關心社會的動機。

法院怎麼說?

法院認為被告雖以暱稱式寫法稱呼評論中之主角,但一般人能以字面文義特定出被告影射之人,而且被告也在偵查中承認其於文章中指涉告訴人三人是與特定產業有關的不乾淨黑黑議員,文章內也提及「金權政治」、「與特定產業有關」、「不乾淨黑黑議員」,末段再提及因參與式預算根本性阻檔地方議員在款項分配、預算執行過程中所能分得之巨大利潤,所以刻意阻攔。閱讀全文可得知身為市議員之告訴人三人有幫助配合財團,惡意阻擋預算之事實,在現今社會厭惡惡質民意代表、官員勾結財團、關說圖利之輿論風向下,被告之評論將對告訴人三人之名譽產生負面影響,因其指涉明顯,故即使以「夢到⋯⋯」作為文章開頭,被告之評論仍屬誹謗性言論

 

因在評論言語中,客觀事實與主觀意見是互相穿插流動的,被告以某項事實為基礎或在發言中夾論夾敘,其行為是否可適用刑法第310條、第311條誹謗罪之免責條款,仍舊需先行探討事實真偽問題。

然而被告在舉證過程中,未提出告訴人三人就此次審查預算案可能跟該財團有所掛勾或勾結之內容,無法證明被告所言告訴人三人與財團勾結而阻擋預算案審查一事為真,且被告未試圖進行基本查證、親自了解,也難以認定被告有相當理由確信其為真。而被告係基於認識其行為會導致告訴人三人名譽受損而為此行為,主觀上具備誹謗故意。縱使被告係為了喚起民眾注意而把文章寫得較為聳動誇張,但仍不能因此主張本事件具公益性而全然免除其舉證責任,且被告在文章裡載明之「睡午覺,做了個夢」也無法證明其所散佈者為真實,也不屬於善意發表言論,自不能適用誹謗罪的免責條款,因此被告仍須負起誹謗罪之刑責。

筆者想想

臺灣高等法院106年度上易字第382號刑事判決我們可以發現,並非每個以夢境作為表達方式的爆卦文章都能避開法律責任,只要所指涉之人事物可以被讀者推敲理解,而且指涉事物又不符合真實惡意原則與合理評論原則時,同樣會面臨成立誹謗罪之風險。「爆卦」對社會某方面來說或許有助益,因為某些不公義的事件能透過這樣的管道被揭發,但換個角度想,若是爆料者所言為憑空捏造,將會對其他人造成莫大傷害,為了在社會公義與個人名譽間達成平衡,有一分證據說一分話,在表達前記得先經過相當程度的查證,而不是一味認為以夢境爆卦作為表達手段就能規避掉法律風險的發生。

 

 

 

[1] 來自PTT鄉民百科:http://zh.pttpedia.wikia.com/wiki/我夢到…就醒了

photo credit: EvelynGiggl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