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陣子許多名人各別抒發個人對安樂死的看法(點我看新聞連結),引起一片社會對安樂死議題的熱議,雖安樂死在我國未法制化,且社會對此議題仍各持不同看法,然而此生命與倫理道德衝突的議題仍然非常值得探討,你知道在台灣曾經有人請求醫院提供安樂死服務嗎?台灣現行法制對於病人的生命自主權又是怎麼規範呢?

 

我有權要求醫院提供安樂死服務嗎?
台灣桃園地方法院民事判決103年度醫字第9號判決
事情是這樣的…….

原告黃國華先生向被告長庚醫院請求給付「安樂死」之醫療給付,原告認為基於人性尊嚴,身而為人應該有權利處分他的肉體,在判決中原告舉了一個非常有趣的例子:「就好像一個人厭倦了他所開的車,他是有自由權利任意處分他的汽車,並購買新車或改為步行。」。又長庚醫院是桃園唯一設有安寧病房的醫院,有無痛致死的藥物、親切的醫護人員,由被告為原告提供終止生命的服務,符合原告利益,因此原告民法第1條之法理「緊急避難下之特別請求權」,向被告請求安樂死之服務。

 

法院怎麼說…….

給付之訴之訴訟標的,必須是在實體法上可以作為請求權基礎之完全性條文,同時具備構成要件及法律效果,但法理或法律原則不具備構成要件及法律效果,不能作為訴訟標的,於是原告主張依民法第1條之法理不具備構成要件與法律效果,不足以作為請求權基礎的完全性條文,非訴訟標的。

另外法院也對於安樂死做了一些說明,法院認為自願安樂死的當事人對無意願執行安樂死者沒有積極請求權,至於無意願安樂死是否得以由國家授權特定人實施,此議題涉及外部價值與社會資源分配,屬立法形成空間,並非法官所能造法,因此原告提起該訴訟欠缺權利保護必要,法院最後以判決駁回。

 

現行法制怎麼規範病人自主權?

現今有安寧緩和醫療條例與病人自主權利法規範病人自主權。
安寧緩和醫療條例主要係為尊重末期病人的醫療意願,末期病人得立意願書,自由選擇「安寧緩和醫療」或「不施行心肺復甦術」或「不施行維生醫療」。而年滿二十歲便得預立「安寧緩和醫療暨維生醫療抉擇意願書」並加註於健保IC卡上,但此意願書至末期才生效,然「不施行心肺復甦術同意書」、「不施行維生醫療同意書」只能在病人意識不清或陷入昏迷時,才得由醫療委任代理人或家屬簽立。

病人自主權利法為安寧緩和醫療條例的擴大適用版本,適用預立醫療決定的臨床條件,由原本的末期病人擴張至不可逆轉之昏迷狀況、永久植物人狀態、極重度失智、疾病無法治癒且依當時醫療水準無其他合適解決方法的情形五項,讓病人更人預先規劃自己的醫療決策。然預立醫療決定須經預立醫療照護諮商、核章證明,還須有公證人或完全行為能力人兩人以上在場見證,並將醫療決定註記於健保IC卡,經過這些嚴謹的程序才能完成有效的預立醫療決定。

 

筆者想想

現行法制對於病人自主權的保障大抵落在使其有尊嚴地自然死亡,在身體無法負載疾病之重時,終止對其早已無效的維生醫療,不再讓孱弱的病體再承受任何一點不必要的痛苦。至於我國是否應將安樂死法制化,本文判決並未斷然否認,法院沒有以觸犯刑法加工自殺罪作為否定(病人)自願、(執行者)積極型安樂死之理由,反而是援引學說悉心向原告解釋其請求不足採的原因,或許正是為安樂死保留合法化的空間,有待社會中的每個我們一起思考與對話,取得價值觀上的共識。無論如何,死亡都是每個呱呱墜地來到這個世界的我們必須面對的問題,該如何與這個世界優雅而無憾的道別,也是我們一輩子學習的功課。

 

 

PHOTO CREDIT: Alberto Biscalch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