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著政府的政策鼓勵與扶植,國內有愈來愈多的文創工作者興起,而規模大多以個體戶或小型工作室為主,或許因為規模較小的緣故,在實務上與創作有關之約定,創作者多以口頭或其他較簡易方式進行,鮮少簽訂契約,即使簽有契約也常有約定不明確處,在此情況下非常容易發生糾紛。身為一個律師,透過擬定、審查合約的方式來防免風險是必須的,只是,在審查著作權契約時律師們該注意哪些事項呢?

約定的第一步-創作物的著作權歸屬於誰?

著作權究竟歸屬於誰是著作權契約中的關鍵核心,涉及後段其他權益主張(如授權、收益分配)之合法性。而著作權分為著作人格權與著作財產權,著作人格權無庸置疑地為著作人一身專屬,然著作財產權須依雙方關係認定歸屬

若雙方間是「僱傭關係」,依著作權法第11條,除非約定著作財產權歸受雇人享有,其餘情況皆係雇用人享有著作財產權;又若雙方為「出資聘用關係」,按著作權法第12條,除非契約另有約定著作財產權歸出資人所有,其餘情況皆由受聘人享有著作財產權,不過出資人仍得利用該著作,但對於出資人利用權之內涵與範圍需要明白約定,以免爭議,利用範圍基本上依出資目的、著作性質、報酬高低等約定均有不同,對出資人來說,若能約定在出資人全部業務範圍內均可利用著作且得轉授權第三人利用,是較有利的。

律師應極力為顧客爭取將著作權貨幣化之權利

律師在審查、訂定契約時,應該為客戶爭取著作財產權之歸屬,因著作財產權人所握之權皆與著作權商品化相關,如重製、改作、授權、讓與等權限皆係著作財產權人享有,所以握有著作財產權才得以透過利用著作創造金流,律師必須在契約上努力為客戶爭取將著作貨幣化的機會。

著作財產權人之改作權仍有其極限

雖享有著作財產權者得以對著作進行改作,不過依著作權法第17條,著作人格權人有禁止不當修改權,因此著作財產權人或利用人在改作時仍須注意不得以歪曲、割裂、竄改的手段修改,導致損害著作人名譽,律師需提醒客戶在利用工作成果時想改變著作內容、形式或名目,為免違反本條規定,最好事先取得著作人同意。

契約條款應避免著作人格權架空著作財產權帶來的經濟利益

因著作人格權人享有著作權法第15條之公開發表權,如任由著作人行使本條權利,可能造成著作人比出資人更早發表著作而損及出資人的利用規劃。因此,律師可於契約中約定首次公開發表權由出資人獨家為之,亦即在出資人發表以前,著作人不得先發表。不過,著作人先行把工作成果對外發表,也有可能未涉及著作財產權之行使(例如單純把工作成果內容出示公眾),此時因無侵害出資人的著作財產權,也未侵害著作人本即擁有的公開發表權,為了避免這種情況,律師應在契約中設置保密條款及依民法第250條第2項約定懲罰性違約金來防止著作人洩露以保障出資人的權益。

違約責任設定

由於解除合約將使合約溯及失效,出資聘用之法律關係消滅,出資人原所取得之著作財產權也將消滅,而回歸著作人所有,若出資人仍希望保有著作財產權,則不宜解除合約,可以在契約中約定,作品有瑕疵經催告後仍未改正,自行或另委第三人改正再將所生費用從報酬中扣除,或者酌減報酬而接受工作成果,此為較合適之手段。

制定契約條款避免創作者短期內加入競爭,保障市場利益

另外,出資人出資委託著作人創作完成工作成果,目的便在利用此創作獲得收益,自然不希望著作人不久又創作類似的作品,加入市場競爭。因此,律師可以透過契約約定在一定期間內禁止著作人創作類似的作品,以保障出資人的投資利益,也得視實際需求,進一步定義所謂「類似作品」為與原著作有多少百分比以上相同之著作,以求明確。

 

photo credit: Lam+Faiz @ Laf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