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報導,彰化一名有毒品前科的陳姓男子,去年1月躲藏在鹿港某處一間空屋自慰,見女屋主A女進入屋內拿肥料務農,陳男趁機將她強壓在地,大喊「給我插一下」、「如果沒有強暴到你,我就要讓你死」,並強脫去A女內褲。幸好A女抓住陳男性器官,讓他無法得逞,而A女的兒子聞聲衝入屋內踢開陳男。台中高分院認為,陳男已賠償被害人達成和解,依強制性交未遂罪判處2年4月徒刑。[1]

以本案來說,基本構成要件強制性交未遂並沒有什麼特別的疑問,所以也不是本案的爭點所在,本案中真的值得討論的是加重強制性交罪的兩個問題:第一,算是第7款「侵入住宅或有人居住之建築物、船艦或隱匿其內犯之者」的加重事由嗎?第二,算是第8款「攜帶兇器犯之者」的加重事由嗎?

第一個問題倒是沒什麼爭議,這是純粹法條的文義,不過因為刑法上幾個條文規定的不太一樣有時容易混淆,所以值得說明一下。第222條第1項第7款的行為客體是「住宅或『有人居住』之建築物、船艦」,條文強調了,要「有人居住」的建築物才算,這樣的規定跟第321條第1項第1款的加重竊盜罪一樣,不過卻跟第306條的侵入住居罪不同,第306條僅規定「建築物」,而不用有人居住。所以以本案來說,行為人侵入的是堆放農具的空屋,並不是「有人居住」的建築物,無從論以本款加重;至於侵入空屋的行為雖然可以成立第306條的侵入建物罪,但因為本罪是告訴乃論,被害人又沒有就此提告,法院當然也無從加以審判了。(點我看筆記全文)

第二個問題本案判決花了不少篇幅說明,因為真的是法律上的重要爭點。首先我們要知道的是,實務對於攜帶兇器的加重強制性交罪的解釋,基本上與加重竊盜相同,也就是說:第一,客觀上該器物足以威脅人的生命身體安全即可;第二,無須有用以行兇的意圖;第三,當場撿到的也算。所以數年前有人在旅館房間內對被害人強制性交前,先持旅館浴室內的刮鬍刀刮除被害人的陰毛,結果也被判處「攜帶兇器」的加重事由,自然也就不意外了。


【最高法院】102年,台上4602號 爭點 刮鬍刀是否屬於凶器之一種?當場取得是否也算在內?

刑法第二百二十二條第一項第八款所謂「攜帶兇器而犯之者」,其所稱「兇器」之種類並無 限制,凡客觀上對於人之生命、身體或安全構成威脅,具有危險性之兇器均屬之。而其所稱 「攜帶」,係指持、執、懷、帶而言,該條款規定加重處罰之目的在於加強保護被害人之生 命、身體等安全法益,故在解釋上祇須行為人於實行強制性交犯罪時,身上攜有或持執兇器 為已足,並不以該兇器係行為人自他處攜帶至犯罪現場為必要,亦不問行為人取得該兇器之原因為何。

上訴人於原審陳稱其持以刮A女陰毛之刮鬍刀,係○○汽車旅館房間內供應之 「T字型刮鬍刀」,雖與A女所述上訴人係持「一柄式刮鬍刀」刮其陰毛等語未盡一致。然 不論上訴人所持用者係一般常見之「T字型刮鬍刀」,抑如A女所述「長得像梳子一樣,前 面梳頭髮的地方是刀片,後面有柄可以拿之一柄式刮鬍刀」,二者均裝置有銳利之刀片,而 該刀片雖隱置在塑膠內,但其最鋒利之刀刃外緣仍有部分顯露在外,否則無法發揮其刮鬍毛 之功能,若刻意持以對人之臉部及身體皮膚等處加以劃割攻擊,對人之生命或身體仍具有相 當之危害,難謂非屬「兇器」之一種。

該刮鬍刀縱非上訴人自家中攜帶至○○汽車旅館房間,而係自該旅館房間內取得,惟上訴人於實行本件強制性交犯行時既已先行取得而攜持上述刮鬍刀,並用以刮除A女陰毛,自該當於上述條款所稱『攜帶兇器而犯之者」之加重條件。


判決筆記由Foreseer提供(點我看判決全文)

          回到本案來看,被告曾提及:「我一開始進入菜園時,有拿取現場掛在菜園旁柱子的剪刀,在剪菜園內之布條把玩,後來我進入雜物間時,剪刀已經不在我的手上,因為要進去雜物間之前我就把衣服脫光再進去,至於螺絲起子雖然是在雜物間撿拾,但是我是要用螺絲起子去撬看看雜物間的前門,但是撬不開,所以我就沒有使用,A女在進入雜物間之前,我的手上就沒有剪刀與螺絲起子」等語,若依照上述實務的標準,是否有可能成立攜帶兇器的加重事由呢?

          這也是本案判決花費相當篇幅論述的事情(點我看判決整理),判決對此指出:「是基於文義解釋、立法目的解釋及體系解釋,刑法第222條第1項第7款之攜帶兇器強制性交罪之成立,非必須在攜帶兇器之初,即有強制性交之意思,然尚須以強制性交時攜帶此種具有危險性之兇器為必要,倘起意強制性交時,業已將兇器放下,且非放置在性侵現場,又非著手強制性交行為當時,可隨時取得該兇器,是尚難論以攜帶兇器強制性交罪。」然後最後說:「是由被告所辯,於A女進入雜物間前,屬於兇器之剪刀及螺絲器子既已放下,且被告於原審及本院審理時均供陳並非放置於性侵A女之現場(見本院卷第88頁背面至第89頁,原審卷第46頁背面、第47頁背面),是公訴人所舉之證據,就被告是否攜帶剪刀、螺絲起子性侵A女乙節,尚難使本院獲得使一般人不至於懷疑之確切心證。」

          所以,大家應該明瞭為什麼本案不成立加重強制性交罪了吧?因為第一,本案行為地是堆放農具的空屋,並非「有人居住」;第二,螺絲起子只是拿來開啟空屋的工具,開完門後便已放下,因此也稱不是上是「攜帶」兇器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