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大清早我們的賴神在接受網路直播時,對【台南市維冠大樓倒塌案】發表了看法,他說:「法官的判決判五年太輕了,與社會大眾期待差那麼多,地方法院法官應該出面面對!!!」

如此驚天地泣鬼神、視我國刑法業務過失致死最高五年罪責於無物言論,嚇得身邊法律系的朋友們,直說不要不要

於是Foreseer小編簡單整理了台灣過往業務過失案件的量刑狀況,讓我們從數字看看這次的量刑到底合理與否吧~

透過for-note系統
我們以所有地方法院為查詢對象,以業務過失為案由的刑事案件,共有25385件,大致可分成三種類型,三種案件出現的比例如下:

%e6%af%94%e4%be%8b

三種業務過失傷害致他人類型,因為各自法定刑度不同,所以我們把他們扣除(不受理、管轄錯誤等程序判決後)各自在實務上判決刑度分別呈現如下圖:

%e6%a5%ad%e5%8b%99%e9%81%8e%e5%a4%b1

%e6%a5%ad%e5%8b%99%e9%81%8e%e5%a4%b1%e8%87%b4%e9%87%8d%e5%82%b7

%e6%a5%ad%e5%8b%99%e9%81%8e%e5%a4%b1%e8%87%b4%e6%ad%bb

首先我們發現,法官不是(賴)神,無法做出驚天地泣鬼神,突破罪刑法定天際線的判決,所以所有判決都落在法定刑之內,
而且在所有的有罪判決中,無論業務過失致傷、致重傷、致死,一年以下有期徒刑的案件還是佔了大多數。

然後我們找了2件【業務過失致死】最接近頂天五年的判決:

【桃園】89年,交訴111號 – 業務過失致死 :酒駕越線撞車,5人死亡。
【桃園】100年,矚交訴1號 – 業務過失致死等:吊照仍駕駛,4人死亡。

不知道看完了這些數字,排除認為法官是恐龍的神人級見解外,大家心裡有什麼感受?
覺得4、5條命,只關5年太輕?覺得酒駕、無照駕駛比較該死還是黑心建商比較該死?覺得本案判的太輕還是太重呢?

其實念了法律的我們,雖然把罪刑法定當成圭臬,但法庭上野獸般嘶吼抗辯的外表下,也都還是有一顆柔軟的心,我們也會為了死者義憤填膺、為受害者家屬淚流滿面

但是在量刑的思考上,我們思考同時會包含兩個面向:除了造成多大的損害外,也會考量犯罪行為人惡性重大的程度
業務過失傷害致死的案件,雖然造成了無可挽回的劇烈傷害,但在犯罪行為人惡性的判斷上,因為他是屬於過失,沒有真正傷害他人的故意,所以立法者採納5年以下有期徒刑的刑度選擇。

我們可以去思考立法刑度選擇的合理性,或者去思考有認識過失加重的相關可能性,畢竟法律是人民意志思想的體現,背離人民法感情的法律的確都有檢討的空間

邱吉爾他老人家曾說:「民主制度可能是最差的政治制度,但其他的所有政權都比它更糟糕。」
民主制度的最大問題就在他可能選出糟糕的政權,但他最大的優點也是我們還有機會換掉糟糕的政權,

站在發言台上的人阿,請你們在發言前,至少做了資料查察、至少弄清楚法律規定的界線在哪,別為了操弄民意,把認真的法官當作標把,撕裂人民與司法的信任
別讓我們這個亞洲第一個民主國家,再次證明民主制度的愚昧,也又只能再含淚含恨的用民主制度去替換掉我們愚昧的選擇。

作者:Foreseer 雷皓明研究所修了門法律經濟學,看教授透過數據,解析法律爭議的處遇方式的合理性及提出可能的建議,對因為數學白癡遁逃到法律系的我來講,聽的頭很痛,卻也目眩神迷。

然後執業數年,發現這方法雖然很少被提出來真正在訴訟案件中做主張使用,但卻總能給自己許多不同的思維想法,希望也能和大家分享這樣子的思考方式邏輯。

Google+ | Facebook | Twitter | 個人介紹 | 更多作者名稱的文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