違背職務行賄罪(刑法第122條第3項、貪污治罪條例第11條第1項)除了考試上深具重要性外,處理實務案件也常會碰到。我們先用下面這則判決來說明:


【最高法院】104年,台上2539號(點我看判決全文)

爭點 違背職務行賄罪之成立?

一、刑求財務與不正職務間有對價關係:違背職務行賄罪,以對於公務員表示願以一定之財物 或其他不正利益以供交付,而求其為違背職務之行為,即屬當之,包括假借餽贈等各種名義 之變相給付在內;此項表示無論明示或暗示,祇須表現於外,即為相當,不以得他方之承諾 為必要,而其行求之財物或不正利益亦與該公務員之職務具有相當對價關係為已足。

二、客觀上有要求公務員一定作為或不作為的對價賄賂即為已足: 賄賂罪之行為人,屬對立共犯,自行為之過程觀之,具有進階性,依行賄之一方言,即先為行求,而後期約,終於交 付,但非必然階段分明,亦非必定循序漸進,且不以明示為必要,默示仍受禁止,其間一經 對立之公務員一方拒絕,即不能進階,祇能就其低階段行為予以評價。申言之,祇要該行賄者就客觀上足為公務員違背職務一定作為或不作為之對價賄賂,單方將其行賄之意思向公務 員有所表示,無論係以言語明說,或以動作暗示,或言語、動作兼具而明、暗示,一經到達 相對之公務員,罪即成立,為即成犯之一種,不因公務員對於其被行賄一情知悉或意會與 否,而有影響。

三、不待公務員回應仍只論以行求罪名:於其後若和公務員進而期約,甚或完成交付,則係該 高階行為之實行,依各該具體作為評價之,乃不待言。惟若公務員本無受賄意思,非但無所 期約,且行賄者係以「強塞」或「強送」等不待公務員表示其回應意思之方式,完成交付賄 賂行為,當仍祇論以行求賄賂罪名。


判決筆記由Foreseer工具提供

這個判決提到了幾個重點,分述如下:

一、刑求財務或不正利益與公務員職務有對價關係

關於行賄的態樣,這則判決認為不能從名義上來看,必須實質認定,只要是對於公務員表示願以一定之財物或其他不正利益以供交付,而求其為違背職務之行為,即屬行賄;而行賄的方式也很多種,明示、暗示均可,只要行求的財物或不正利益,與公務員的職務行為有對價關係即可。

二、對價關係如何認定?只要傳達給公務員使其知會?公務員是否有履踐賄賂對像的特定行為?

所謂「對價關係」,於本判決的意義,即是行賄者的賄賂或不正利益,必須連結公務員具體職務行為(作為或不作為)。而其形成的原因,本判決採取寬認的態度,無論透過何種方式,只要行賄者的意思表示能傳達給公務員,使其知會,即成立違背職務行賄罪,因此本判決才說本罪是「即成犯」。

在這裡要補充的是,關於對價關係的認定,雖然上面的判決認為應該從寬認定,但仍有不少實務見解採取較為嚴格的態度,認為對價關係之有無,首重公務員是否有履踐賄賂對象之「特定行為」,亦即以賄賂或不正利益買通公務員,使公務員對於違背職務之行為,踐履賄求對象之特定行為,始足當之。例如以下這則判決:

【最高法院100年度台上字第956號判決】(點我看判決筆記)

對於公務員違背職務行為交付賄賂罪,其賄賂之不法報酬必須與公務員之違背職務行為具有一定之對價關係,此之所謂對價關係,係指行賄及受賄雙方之意思達成一致,行賄者所交付之不法報酬與公務員為違背職務行為之間,具有原因、目的之對應關係,亦即以賄賂或不正利益買通公務員,使公務員對於違背職務之行為,踐履賄求對象之特定行為,始足當之。

三、強塞錢是否會構成違背職務交付賄賂罪?

此外,就違背職務行賄罪的行為態樣而言,這則判決也有深入的說明。所謂「行求」、「期約」、「交付」行為,具有階段性,原則上呈現「行求→期約→交付」的線性關係。不過,這樣的線性關係是可能被打破的。原因在於,就賄賂罪的本質來看(必要共犯之對向犯,可參考最高法院81年台非字第233號判例,點我看判決筆記),行賄者的行賄行為,如果沒有受賄者的收賄行為,是無法成立的。白話來說,你想送錢給公務員,無論如何都是希望公務員把錢收下的吧!從這個觀點來看,實務即認為,行賄者成立違背職務交付賄賂罪的前提,必須受賄者主觀上有收受故意,並「收下」賄賂或不正利益,方能成罪。如果受賄者欠缺收受故意,根本不想收錢,則即便行賄者「強塞」賄賂,仍然不成立交付賄賂罪。早期即有判例採此見解:

【最高法院69年台上字第1760號判例】(點我看判決筆記)

某甲原無交付賄款之意思,其虛予交付,意在檢舉上訴人之犯罪,以求人贓俱獲,既非交付賄賂,則上訴人陷於圈套而收受該所送款項,自亦無從成立收受賄賂罪,僅應就其前階段行為,成立要求賄賂或期約賄賂罪。

除了這則判決外,近年實務亦採相同見解:

【最高法院103年度台上字第2511號判決】(點我看判決筆記)

貪污治罪條例第4條第1項第5款之公務員違背職務之收受賄賂罪,及同條例第11條第1項之交付賄賂罪,其交付賄賂與收受賄賂係相對應之行為,必須行賄者已將賄賂交予受賄者收受,始足成立各該罪名。

14826247_1811294789156550_1526068636_n

作者:周易

最高法院見解,並非一成不變的一灘死水,一直都會隨時間改動,觀察最高法院見解的每一個庭的見解變化,是有趣的工作,因為往往可以見微知著,從判決的變化觀察到社會的變動演進,但這也是一個漫長且持續的工作。
本身為補教界刑法老師,長年觀察刑事最高法院判決的變動,希望透過專欄,和大家分享這些觀察的心得與感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