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否允許國民擁有槍枝,槍枝究竟是提高國民安全感還是加深暴力犯罪的可能性,幾十年來從來沒有辯論出結果。而在我國,立法選擇的是禁止人民持有槍枝的。槍砲彈藥刀械管制條例以維護社會秩序、保障人民生命財產安全為立法理由,明文禁止。

但早在我們初來乍到寶島之前很久,這塊土地上就已經有住民居住,而魚槍是原住民族的傳統文化的一部分,究竟這樣清朝劍斬明朝官的故事,該如何處理呢?讓我們從聯合0新聞網的新聞臺灣新北地方法院刑事判決105年原交易字第38號(點我看判決筆記),來看看台灣法院怎麼說~

本案事實

被告於105年3月26日晚間在桃園市飲用酒類後,駕駛自用小客車欲返回其居所。然後因為酒駕被警察查獲,更衰的是他放在車上的魚槍1支,也一併被警方查獲。

本案爭點

槍砲彈藥刀械管制第20條第1項雖規定漁民或原住民持有魚槍,僅以行政裁罰相繩,不以刑罰論處,但條文文義以「供生活工具之用者」為限,本件是否符合此要件

本案適用:

  • 槍砲彈藥刀械管制第20條第1項:「原住民未經許可,製造、運輸或持有自製之獵槍、魚槍,或漁民未經許可,製造、運輸或持有自製之魚槍,供作生活工具之用者,處新臺幣二千元以上二萬元以下罰鍰,本條例有關刑罰之規定,不適用之。」(立法理由是因為尊重原住民族「非因營利,以自製獵槍從事獵捕野生動物即屬其基本權利」此一權利下,逐步將原住民為供作生活工具之用而製造或持有自製獵槍之行為,從刑事罰改為行政罰。)
  • 有關「供生活工具之用」的判斷,法官先說了不應做嚴格之限縮解釋:現今客觀環境之改變,已甚少有原住民族僅憑狩獵維生者,倘將「供作生活工具之用」嚴格限縮須恃以維生或主要營生活動之程度,本條之適用範圍將大幅縮減,顯然背於上揭多元文化之憲法精神與立法旨趣。
  • 本案實際判斷
    • 魚槍之外型簡單、結構簡略、材質亦屬粗糙,可認本案魚槍係屬原住民傳統狩獵時簡易自製之魚槍無訛。
    • 被告自長輩處傳承取得本案魚槍,乃與其傳統習俗文化目的有關,且有助於其日常生活之進展並促進其個人尊嚴、價值之開拓可認其持有本案魚槍係供作生活工具所用,而屬法律不罰之行為。
    • 綜上,被告為阿美族原住民,其持有者雖為具殺傷力之魚槍,然既係基於其特殊文化傳統所形成之習慣,本案魚槍自屬被告供作生活所用之工具。揆諸槍砲彈藥刀械管制條例第20條第1 項規定,自無從以槍砲彈藥刀械管制條例第9條第3項之非法持有魚槍罪相繩。

小編想想

本案法官的判決結果與論證過程說了段感人肺腑的論述:「人類生活之需求應不僅侷限於追求溫飽之經濟生活,更多的需求來自於尊嚴、文化及情感所形塑生活模式之認同,缺乏這些內容,表面上的物質生活不會產生影響,但卻實質地影響到個人因為認同所產生之尊嚴及價值的斷裂。」判決更給予原住民族文化及價值觀高度的尊重,保護原住民族的傳統,令人深感贊同。

但其實我們也應該再進一步想想,如果這件事本身沒有錯,如果真的要尊重不同文化的聲音,我們該思考的不是應該是完全拿掉限制,為什麼還要把這樣的行為,用行政裁罰的方式規範論處呢?

我們透過行政裁罰所想達到的目的有沒有正當性,手段是不是最輕微的,其實都還是值得我們進一步去想想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