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2016),「肯亞詐騙案」轟動一時,內容大致是在肯亞涉案的台灣人遭強制遣送中國,引發輿論譁然,最近我國法也恰巧修法,就來談論一下跨國案件的刑法適用問題。

肯亞案當時,有些人認為犯罪行為人為我國國籍,因此應送回我國審判才對;但也有些民眾認為中國的法律處罰比較重,把人送到中國好好關一關才能發揮威嚇的效力。究竟人犯要送到哪一國?這涉及的是國際公法的問題,與刑法本身較無直接關連,本文暫且不予討論;就刑法來說,我們要問的是:類似案件是否有我國刑法適用嗎?以下用兩個簡化版的實例來說明:

  • 我國人A、B、C三人前往印尼設置電信機房,並在印尼境內打電話詐欺印尼人,造成印尼民眾數百人損失達新台幣上千萬元。
  • 我國人X、Y、Z三人前往肯亞設置電信機房,並在肯亞境內打電話至中國境內詐欺中華人民共和國國民,造成中國民眾數百人損失達新台幣上千萬元。

今日(2016年11月15日),立法院已經三讀通過刑法第5條修正案,於第5條增訂第11款「十一、第三百三十九條之四之加重詐欺罪。」明文規定在境外發生的刑法第339條之4的詐欺罪亦有我國刑法適用,因此在本次修正案施行之後,上述兩個案例將不成問題。

不過,由於法律不溯及既往,因此發生在本次修正條文施行前的案件仍應依舊法處斷,所以我們仍然必須知道上述兩種案件在舊法時期究竟有無我國刑法適用?

就案例一來說較無疑問,因為在案例一當中,犯罪的行為地、結果地均在境外,純粹就是個境外犯罪,而依照刑法第7條規定,境外犯罪除了第5、6條所列舉之罪者外,其餘的境外犯罪若要適用我國刑法,必須「最輕本刑三年以上有期徒刑」,而加重詐欺罪的法定刑為「一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顯然不符合第7條規定,因此這類案件縱使被告被遣送回我國,我國法院仍無審判權,無法實體審理。

真正有問題的是案例二,也就是先前肯亞案的簡化版。本案就刑法的效力範圍來說,牽涉了一個很尷尬的政治問題:中國大陸是否為我國領域?就結論來說,若認為中國大陸並非我國領域,則本案就案例二一樣,是個不折不扣的境外犯罪,並無我國刑法的適用;然而相對的,若認為中國大陸是我國領域(或者要說是我國神聖不可分割的領土也行),那麼由於被害人是在中國大陸境內被騙而受財產損失,犯罪的結果地發生在「我國領域內」,如此以來本案便成了刑法第4條的「隔地犯」,依照第4條的規定,隔地犯視為我國領域內的犯罪,而有我國刑法適用。

關於中國大陸是否為我國領域的問題,有些學者的看法是:基於兩岸分治的事實,我國主權並不及於中國大陸,因此中國大陸並非我國領域(也就是說,一個國家的領域不能單方面說的算,要實際上統治權所及才算);不過最高法院97年度台上字第6412號判決(點我看判決筆記)向來的看法是認為:由於依照我國憲法增修條文及兩岸關係條例,我國政府並未放棄對中國大陸的主權,因此中國大陸仍屬我國領域範圍[1]因此如果依照實務見解,案例二的情形應屬隔地犯而視為境內犯罪,本來就有我國刑法適用。


【最高法院】97年,台上6412號

事實 上訴人在大陸地區廣東省之海悅飯店內施用第一級毒品之行為

爭點 在中華人民共和國領域內犯罪有無我國刑法的適用?

  • 中華民國憲法第四條明文:「中華民國領土,依其固有之疆域,非經國民大會之決議,不得 變更之。」,而國民大會亦未曾為變更領土之決議。又中華民國憲法增修條文第十一條復規 定:「自由地區與大陸地區間人民權利義務關係及其他事務之處理,得以法律為特別之規 定。」;且台灣地區與大陸地區人民關係條例第二條第二款更指明:「大陸地區:指台灣地 區以外之中華民國領土。」,在在揭示大陸地區仍屬我中華民國之領土 ;
  • 同條例第七十五條復規定:「在大陸地區或在大陸船艦、航空器內犯罪,雖在大陸地區曾 受處罰,仍得依法處斷。但得免其刑之全部或一部之執行。」。據此,大陸地區現在雖因事 實上之障礙為我國主權所不及,但在大陸地區犯罪,仍應受我國法律之處罰

以上筆記由Foreseer系統匯出


所以總結來說,本次刑法第5條的修正,對於類似肯亞詐欺案的案例二來說並沒有改變,因為實務向來認為中國大陸為我國領域,因此即使第5條第11款增訂後,實務上也不可能用本款來處理類似的案件,因為這樣無疑就宣告了中國大陸非我國領域,可能會衍生出很多政治上的麻煩;真正會有改變的,是類似案例一的詐騙案件,因為這種案件原先依照刑法規定無從適用我國刑法,然而在本款增訂後,將有我國刑法的適用。

13576641_1048407795206442_7268654901108069815_o

作者:陳介中

東吳大學法學士、碩士、律師、現於保成、學儒、志光、康德補習班講授刑法、刑事訴訟法。從小到現在最喜歡的東西就是民航機,總覺得搭飛機就是一種享受,平時的興趣是沖咖啡還有用單眼拍照,有時也會玩電腦上的模擬飛行。最喜歡的動物是豬,所以家裡充滿了豬的模型跟相關產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