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律須得兼顧人情!在法治社會中,情、理、法三者應該兼備。遇到侵害輕微的案件檢察官或可考慮緩起訴處理。但實務上對理和情的判斷,卻似乎很難找到一致的標準。

蘋果網路新聞以「因小失大」這個標題發表了一則新聞,原告竊取一個夜市的塑膠袋,因而獲罪判一千元罰金。我們似乎有點難找到在比這個更小金額的犯罪標的,但檢察官依然依法起訴,台北地院也作成台灣台北地方法院105年簡字第1776號判決

到底為何偷一個塑膠袋竟被判罰一千元罰金?微罪不舉為什麼沒有適用呢?讓我來看一看判決吧~

案件事實

案件事實相當簡易,被告意圖為自己不法之所有,於民國105年5月26日21時許,在臺北市饒河夜市徒手竊取原告所有掛於店門口牆壁上之塑膠袋1個得手,為店員當場發現並報警處理。

法院怎麼判?

法院認為念及被告已於偵訊時坦承犯行,竊取財物價值僅為1元,可認其犯罪所生之危險或損害甚屬輕微,且被告已與告訴人達成和解、獲得告訴人原諒。考量被告智識程度為國中肄業、現無業和過去素行,判決被告應給付罰金新台幣1,000元,若以服勞役替代,以新台幣1,000元折抵1天。並宣告緩刑兩年

從判決中我們發現,被告因貪圖自己一時便利,隨手竊取他人財物,欠缺尊重他人財產權之法治觀念,該當竊盜罪。本件被告需就新台幣1,000元之罰款與服勞役1天中擇一,新聞標題中所載的代價新台幣2,000元應有誤植。

這麼小的案件為何會起訴?不是有微罪不舉嗎?

遇到輕微的案件,若被告犯後態度良好,若加以起訴恐怕浪費司法資源或違反比例原則時,檢察官可以職權考量為不起訴處分,由檢察官職權認定。法律規範在刑事訴訟法第253條「第三百七十六條所規定之案件,檢察官參酌刑法第57條所列事重點項,為以不起訴為適當者,得為不起訴之處分」。

實務上,檢察官在案件符合刑事訴訟法第253條規定之下,檢察官在做出職權不處分時,會考量包括被告犯後態度是否為初犯是否認罪是否得被害人或告訴人原諒被害人或告訴人是否同意、侵害法益之價值等因素,而非僅僅單純考量法益價值,「微罪不舉」只是個簡化的說詞,實務上還是會就刑事訴訟法第253條通盤考量。

本案被告竊盜之物品價值僅新台幣1元,許多價值更高的竊案都有職權不起訴的案例,但是檢察官可能做了其他的考量,所以仍做出了起訴的決定,可惜的是判決中並不會交代檢察官沒有為職權不起訴的原因。

筆者想想

雖然上面說了,本案中檢察官要職權不起訴,可能會考量諸多標準,但本案除了金額低以外,似乎連其他標準也符合了,坦承犯案、經過和解、或被害人諒解,那為什麼檢察官還是作出了起訴的決定呢?

筆者假裝自己是檢察官想想,或許是因為,如果做出了職權不起訴,一般民眾對這樣的案件勢必一無所知,因為職權不起訴外界看不到任何的資料。但只要一經起訴,法院就必須做出相對應的判決,而判決書中會呈現法官對案件的判斷標準,判決之結果或許能教育民眾對法治的尊重及殺雞儆猴之效。

但我們畢竟不是檢察官,無法得知檢座大大的想法,所以一切都只是猜測,可是是否可以進一步去想,公開檢座大大決定依據(起訴/不起訴處分書)的可能性呢?

最後說個古提醒一下,史書記載中,蜀國漢中王劉備,臨終前曾告誡其子劉禪「勿以惡小而為之,勿以善小而不為」。無論實務上如何運作,斷不可以認為有「微罪不舉」就心存僥倖,輕忽平日作為,本案就是一個得不償失的借鏡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