根據奇摩新聞報導,名嘴周玉蔻和黃光芹在談論到柯市府與洪智坤公文外洩案時,吵得不可開交。

雖然資深媒體人在節目上吵架好像每天都看得到,但在節目上希望透過這個案件可以更了解言論自由與名譽保護的衝突。

讓我們從台灣台北地方法院民事判決105年訴字2745號來看看這整個事件的始末:

 

本案事實

首先,周玉蔻主張,民國104年5月26日黃光芹於節目「新聞面對面」中不斷對周玉蔻說:

「妳被長期餵養成為對方的伙伴關係」、「今天就是有人餵養妳嘛,很簡單」、

「妳甘願接受別人的餵養。」,

「我一點都不嫉妒政治打手,我也一點都不嫉妒政治變色龍,我更不嫉妒一個資深媒體人經常做假新聞去騙通告。」

「妳繼續招搖撞騙」、

「妳是個剽竊大王嘛誰都知道。」

周玉蔻認為黃光芹系爭言論侵害周玉蔻之名譽權,應為侵害名譽權非財產上之損害賠償。

 

本案爭點

本案事實相當明確,黃光芹在電視節目中確有說這些話,還都錄影錄下來了。所以本案重點在下面兩個法律上爭執點的討論:

1. 黃光芹所的言論是否侵害周玉蔻之名譽,而應該負擔損害賠償責任?

首先民事責任上,不論故意或過失均可構成侵權行為

而在妨害名譽言論的討論中,我們把言論分為「事實陳述」「意見表達」,法律對兩者有不一樣要求標準,

「事實陳述」:說話的人應就真實與否負善良管理人之注意義務;「意見表達」:則無真實與否可言。(因為言論自由為人民之基本權利,維護言論自由即所以促進民主多元社會之正常發展,與個人名譽之可能損失,兩相權衡,顯然有較高之價值,國家應給予最大限度之保障。)

如果一段言論同時有「事實陳述」與「意見表達」的時候,應考慮事實真偽。但如果言論涉及的是公眾人物或可受公評之事時,所言為真實之舉證責任應有相當程度之減輕。

黃光芹系爭言論有侵害周玉蔻之名譽,且多數未舉證實其說,又逾越合理範圍,已逾適當評論之必要範圍。

再者黃光芹復未舉證證明系爭言論之陳述內容為真實,且依其所提證據資料,亦無相當理由確信其為真實,自難類推適用刑法第311條第3款之阻卻違法要件而得主張不構成侵權行為,所以法院認為黃光芹之系爭言論不法侵害周玉蔻名譽權而構成侵權行為。

 

2. 周玉蔻可否請求非財產上之損害賠償?

審酌兩造現為新聞媒體從業人員,各自於新聞專業領域均薄有聲譽,並具有相當之社會地位,黃光芹所為系爭言論影響周玉蔻社會上之評價程度等一切情狀,認周玉蔻請求200萬元精神上損害賠償尚屬過高,應予酌減為40萬元,方屬適當。

 

本案小結

言論自由保障的是一種「表達的自由」,而不是「所表達內容的自由」,表達本身固應予以最大之保障,但「言論自由」概念下之「評論意見」是否「適當」,仍應加以規制。

子曰:「多聞闕疑,慎言其餘,則寡尤;多見闕殆,慎行其餘,則寡悔;言寡尤,行寡悔,祿在其中矣」。謹言慎行,這個道理古時候孔子曾說過,雖然其用意在教導子張如何做官,但做人又何嘗不是如此呢?

本案承審法官的結論印證了孔子的說法,有疑問的言論應予以保留不說;縱係事證明確的言論,亦應謹慎發言,則錯誤就能減少。言論自由相較於個人名譽雖有較高之價值,但未能舉證又逾越合理範圍之言論,則多說無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