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廠工人們臥軌抗議、學運學生頭破血流被抬出立院、救不出的槍下死刑犯電影幕上是一整片的黑白,
讓我想起我好久以前讀的馬克·麥卡錫的《長路》
書裡沒有格外引人入勝劇情,僅僅是一個父親帶著小孩,走在世界末日過後的路途,一樣是灰濛的空氣和無盡的黑暗

一部片、一本書,看完了我都感覺無比的沉重、煩悶,
因為故事的主人翁 都常是在告訴我們 在沒有希望的情境下 對理想的堅持
那是連在假想的情況下 自己都沒辦法做到的事

從小我就喜歡少年熱血漫畫,喜歡小蝦米對抗大鯨魚的電影
因為我知道主角們堅持的理想,即便難如登天,總是有那麼一點達成的可能
能讓我去想像,要是我很努力,或許有一天我也能做到些什麼

但長路不是,進擊之路也不是

大部分的情況裡,是沒有任何一丁點希望的,無論多努力,現實情況不會有任何改變,然後有些人仍然打死不退的堅持著。

「都知道不能改變什麼了?為什麼不讓自己輕鬆點?還要死巴著不放?還要堅持?」我邊看電影,邊質問著。

其實,無論書裡爸爸孩子,或是電影裡的律師們,都知道沒有希望,可是還是沒有放棄堅持
或著說,堅持本身 就是他們想著 實現理想的方式

並不是去奢求這個世界能有更多的良善 或著自以為是的能去改變這個社會
而是至少
讓努力在這個人性與尊嚴蕩然無存的灰色煉獄裡 活著
成為那僅存的良善

這或許才是「相信」與「希望」的含意
不是在相信未來 等到有一天希望到來
而是在相信當下 活著、堅持  就是為這世界努力的留下一些碩果僅存的希望

想想一直在希望世界為我們改變 或奢望著自己改變世界的我們
在現實中 保持良善
我們做得到多少?我們努力的多少?
誠摯的希望 這熙熙攘攘的社會中 多一些些 不顧現實困境 持續堅持的傻子。

或許  某天  能看到希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