根據TVBS新聞前陣子的報導「台灣法官這樣判,偷東西沒到手卻無罪」,受害者家中收藏多樣沉香藝品,價值上萬元,被告凌晨時分帶著菜刀到被害人家,試圖撬開鐵捲門,當場被制止逮捕,由於竊盜罪不罰預備犯,要是沒有著手可就只能判無罪了。

從受害人的反應和網友的討論就可以發現,大家對於「竊盜罪」是否已經成立的疑慮很大,這是長久以來的爭議,也是各大考試的常客。不過80年來還是沒有一個定論(引的判例還是民國27年的呢)。到底竊盜何時算是著手?

新聞中的案子是這樣發生的

被告在105年3月21日帶著菜刀一把撬開受害人的鋁門鎖,並破壞鐵捲門控制盒,受害人嚇一跳報警,但他可能破壞門鎖功力太弱了,警察趕到時被告還沒進屋,檢察官以加重竊盜罪起訴。

依照以往的實務見解,要構成刑法321條加重竊盜罪, 應該是「著手」於竊盜之實行而不遂者,構成未遂犯。如果只是為了竊盜做了刑法321條的一部分行為,例如:破壞門窗,還不能算是構成竊盜罪。那竊盜罪到底何時才算是著手?

實務許多見解認為以開始財物之搜尋為要件。

台中高等法院105年上易字894號判決指出,「本案被告於尚未侵入被害人之住宅前,即被到場警員查獲,其根本未開始搜尋被害人之財物的行為,亦即尚未著手於竊盜行為甚明。」被告既然還沒侵入被害人的住處內就被查獲,客觀上不能已經構成「對竊盜罪直接密切之行為」主觀上,被害人的財產也還沒有被直接侵害或有現實危險,因此不能認為是竊盜犯罪的實行行為。

 

雖然被告曾經到過被害人住處十多次,好像已物色好準備要竊取之財物,但法院認為這樣的行為只能算是預備竊盜的行為,還沒著手犯罪,因此不能構成竊盜罪的未遂犯。 (最高法院分別著有27年滬上字第54號判例94年度台上字第6989號等裁判要旨可循。)

 

著手認定標準爭議大

另有一個個案是被告徒手打開車門想要竊取財物,警報器作響後被逮捕。地方法院認為本案被告主觀上雖然是想要竊取汽車內財物,然客觀上僅有碰觸扳動汽車右前車門門把之行為,還沒開始財物之搜尋,不能算是著手。但是上訴後高等法院97年上易字第32號判決卻認為,被告徒手打開車門,警報器作響後即被以現行犯逮捕,就被害人車內財產法益之危害, 顯已密切接近,屬著手撬開車門之行為,應該構成竊取車內財物的著手,構成竊盜未遂之犯行。

 

從上面兩個案子就可以發現,一樣是開到一半就被逮(只是一個是開車門一個是開家門),但認定卻是完全不同。事實上,法院多半還是傾向遵循著手要「以開始搜尋財物為要件」但這樣的判斷方式若與人民對法律的想像和感情脫節,是否會造成人民對法律的不信賴?或許也該考慮應該重新檢視著手的認定標準。

 

Cover photo credit: Tony Fischer (CC BY 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