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前言

說實在的,這兩個概念本身沒有太大關聯,但把這兩個概念擺在一塊時,再問你「兩者差在哪裡?」,此時要講清楚這兩個概念,好像也沒那麼容易;此外,就考試而言,有時候意外地會出現反常因果歷程的考點(比如底下提到的救護車案,因為德國人在理解客觀歸責理論時是討論這個經典的案例,而台灣人在學習時也把它移植過來,變成教科書上的「經典」教材)。因此,周易想借用此專欄,來好好聊一聊這兩個(沒什麼關係)的概念,為什麼會成為同學理解上的障礙。

二、超越因果關係[1]

依條件理論的說法,一個條件對於結果產生的作用,必須持續到結果發生,方屬結果原因,若條件與結果間的因果關係被其他條件所超越,此時即稱為「超越因果關係」,造成原先條件無法持續作用至結果發生,則原先條件與結果發生欠缺條件因果關係[2]

如果我們承認超越因果關係是有實益的概念,那麼要理解這個概念,可以透過下面筆者畫的這張圖來思考:

%e5%91%a8%e6%98%931

三、反常因果歷程

所謂「反常」[3],基本上是指行為與結果之間產生重大的因果偏異[4]。而客觀歸責論者提到的經典案例是「救護車案」[5]:甲與A因事爭執甚烈,甲突自懷中取出尖刀將A刺成重傷後,急速逃逸。A經路人呼叫救護車送赴醫院急救,惟行經某路口時,因由乙所駕駛之大卡車闖越紅燈,撞及救護車,致當場將A撞斃。試問甲、乙應負何刑責?

而要如何理解行為與結果間的因果歷程是否有重大偏異(偏離)?筆者試圖以下圖說明:

%e5%91%a8%e6%98%932

四、總結

看完筆者的圖示,應該會覺得兩者本質上沒太大的關聯性。超越因果關係中,「行為1」與「結果2」欠缺條件因果關係的結論,本來就是正確操作條件理論會得到的答案;而反常因果歷程也是,正確理解客觀歸責理論之下,本來就會得到不可歸責的結論。不過,還是如筆者前面講的,這兩個概念分別理解,多數同學應該沒什麼問題才對,但不曉得為什麼擺在一起後就「傻傻分不清楚」,所以筆者還是寫了這篇小短文,用自己的話來告訴各位兩者的差異,希望能有刺激各位的考試神經,讓各位產生回去翻一下教科書的動力。

五、附註

[1] 當然,黃榮堅老師對於「超越」一詞,認為是有語病的說法,因為第一個行為(後面圖示所稱「行為1」)既然與結果的發生之間沒有條件因果關係,則後來介入的真正因果關係(後面圖示所稱「行為2」)自然也沒有超越的問題。相關論述,可參考黃榮堅,基礎刑法學(上),2012年3月四版,頁267-268。

[2] 黃惠婷,刑法案例研習(一),2006年8月初版,頁23-26。

事實上,「超越因果關係」的概念也曾為高等法院使用,例如臺灣高等法院花蓮分院98年上易字第179號刑事判決(點我看判決筆記):「惟按互毆乃係一連串循環互動之動態行為,鬥毆雙方往往同時採取攻擊與防守作為,該攻防作為可能直接毆擊他方或使他方撞擊其他物體或導致他方更劇烈之還擊,如因彼此攻防行為而造成傷害,縱非係一方親自加諸於他方身上,但如無渠等之互毆行為,即不可能發生,則原則上雙方於互毆過程中造成之傷害與互毆行為間應有相當因果關係,且一方對於他方因互毆導致之傷害,應有所認識,並有意使其發生;除非另有其他獨立條件介入而迅速單獨造成具體結果,則該結果始與前條件(就本案情形係指互毆行為)欠缺因果關係,此涉及刑法學說上所謂「超越之因果關係」理論。查本件被告與告訴人於案發時互相抱住對方並毆打對方,屬互毆行為,告訴人於互毆過程中造成左腳、右腳、頭頂及右手挫傷之傷害,有告訴人案發時之傷口照片4張附卷足考,雖告訴人證稱不知道上開傷口如何造成,右手挫傷部分並非被告所直接毆打,然揆諸上開說明,告訴人所受上開傷害既因與被告間之互毆行為所造成,即難謂與被告之行為間無因果關係;且本案並無證據顯示案發時曾發生互毆以外之得單獨產生告訴人受有上開傷害結果之其他情事,而發生所謂超越因果關係之情形……。」

[3] 這個名詞的使用,可參考林東茂,刑法綜覽,2015年8月八版,頁1-90。

[4] 林鈺雄,新刑法總則,2014年9月四版,頁167-168。

[5] 此為94年三等警察特考考題。

作者:周易最高法院見解,並非一成不變的一灘死水,一直都會隨時間改動,觀察最高法院見解的每一個庭的見解變化,是有趣的工作,因為往往可以見微知著,從判決的變化觀察到社會的變動演進,但這也是一個漫長且持續的工作。
本身為補教界刑法老師,長年觀察刑事最高法院判決的變動,希望透過專欄,和大家分享這些觀察的心得與感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