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自東森新聞ETtoday「機車沒發動算酒駕? 工程師酒後開大燈牽車遭辦」: 新竹一名童姓工程師,凌晨和友人相聚飲酒,離開時將騎來的機車牽出騎樓,還沒發動就遭巡邏警發現,酒測後認定他酒駕,童向警供稱,自己只是將鑰匙插入、開啟大燈而已,沒發動引擎,怎麼能算酒駕。警方舉出過去的遭罰案例,並指出人只要坐上駕駛座位,並有移動的話,不管有沒有發動引擎都算酒駕。

酒駕的處罰規定在刑法185-3(駕駛動力交通工具而有下列情形之一者,處二年以下有期徒刑,得併科二十萬元以下罰金:一、吐氣所含酒精濃度達每公升零點二五毫克或血液中酒精濃度達百分之零點零五以上。……),是一個抽象危險犯及行為犯的概念,意思是說,這件事經驗上來說很危險喔,所以立法者規定誰一旦做了就是犯法不論有沒有實際對他人造成侵害;

 

但回到上面新聞說的事實,小編其實覺得童姓工程師有一點衰衰的,有喝酒是不爭的事實,但他確實做了法條中明訂「駕駛動力交通工具」這個行為了嗎?問了問周遭的人,大多會認為「牽車、移車」跟「騎車代步」是兩件不同的事,換句話說很多人知道喝酒不能騎車會犯法,卻覺得在有喝酒的狀態下牽個車、移個車位好像沒啥大不了的,殊不知這些通通不行,如同新聞中警方所言,法院就這類事實已有不少處罰案例在先,小編特別找了幾個,一起來看看法官們是怎麼定義所謂「駕駛動力交通工具」這個行為……

 

臺灣新北地方法院刑事簡易判決104年度審交簡字第150號

本案法官直接說,沿著山坡下滑,時速約5~10公里等情節以觀,足認被告仍屬酒後駕車。不過未發動引擎僅沿著山坡滑行,跟一般酒醉駕車的情況相比,危險的程度實在低很多,就連判他最輕本刑一般社會大眾都仍不免會同情他,就酌減輕判兩個月徒刑就好。

 

另外很意外看到了有不同意見的案例,臺灣新北地方法院刑事判決105年度交易字第19號

本案法官試著從立法目的去解釋,既然法條寫明是要駕駛動力交通工具,自然是要刻意將動力交通工具與非動力交通工具作區別,否則直接寫駕駛交通工具即可,何必強調動力二字?鑑於動力交通工具係藉機械之力加以運作,所生之動能顯較非動力(如人力、獸力)驅使之交通工具為巨大、強烈,在酒醉的情況下仍趨使這些機械動能將顯得格外危險,於是特別立法禁止之,故本罪所稱之「駕駛」,應以所駕動力交通工具已開啟、發動為前提。

 

第二個判決理由聽起來好像有幾分道理,可惜的是上訴之後直接被高等法院打臉了,臺灣高等法院刑事判決105年度交上易字第288號

所謂「駕駛」,指該動力交通工具在行為人控制或操控下,起始移動於道路上,不論是否啟動引擎或馬達產生動力,利用地形陡坡順向下滑而移動,該動力交通工具仍在行為人控制或操控下移動,對於同時參與道路交通之其他人仍可產生危害或威脅,自亦屬駕駛行為。

 

這樣看起來我國司法對於酒駕限不限於發動引擎的狀態似乎多傾向較嚴格的解釋,也難怪新聞中的警察抓的那麼理直氣壯,整理到這,小編不免又開始胡思亂想,隨著科技進步,人類的代步工具也越來越多元,比如最近路上越來越常見的獨輪車平衡電動車,按法條解釋應該當然屬於動力交通工具的一種,不曉得會不會有一天出現喝完酒騎獨輪車平衡電動車的案例,雖然小編真心覺得,那實在一點都不危險啊X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