點我看103年度保險字第78號判決原文

事情是這樣的,某甲發生了車禍,聲稱在車禍中他的頭部遭到重擊,並且目睹的對方的死亡使其過於恐懼,進而引發了其本人一連串的精神障礙終達輕微失智程度,故向保險公司請求意外殘廢保險金,保險公司收案之後就去調查病歷,發現奇怪的是,雖然有車禍的事實,但某甲的頭部在病歷中卻看不出有遭到重創的跡象,那假如屏除了頭部外傷這個成因,那實在很難認定某甲的病跟車禍事故有關,於是拒絕給付該筆理賠,某甲當然不接受,那就法院見吧!

法庭上某甲一開始就放大絕,拿出署立旗山醫院的診斷證明,說明某甲確實罹患器質性腦症候群(編按:引自基隆醫院官網-人的腦部受到外在因素如:藥物、腦外傷、或身體內臟器官所引起腦部功能病變產生障礙而引起的精神病稱為器質性精神病。常見的病因有…….5.頭部外傷如;車禍造成的腦外傷、腦血管疾病、癲癇。……),保險公司當然不會坐以待斃,你頭部就沒外傷你跟我說是器質性,來來來敢不敢跟我到更大的醫院做更精密的檢查鑑定一下!於是就在雙方同意的情況下由高雄長庚醫院為鑑定機關而有以下回復:「原告事發前並無精神病史,也未曾罹患典型憂鬱症狀,事發之後經電腦斷層掃描與腦波檢查均無異常,無法證實原告受有腦部傷害,因此鑑定人員無法下器質性腦病變之診斷;但從精神觀點而言,原告罹患重度憂鬱症、創傷後壓力症候群,原告目前病情呈現慢性化現象,原告在精神科大約2年時間治療下,情緒並無明顯好轉,至今需旁人協助才能短暫從事輕便工作,無法回復病前職業功能,目前必須在旁人監督與協助下才能從事輕便工作;原告罹患之重度憂鬱症、創傷後壓力症候群確屬車禍事件造成之心理創傷,但與外力造成之傷勢無直接相關……」,高雄長庚醫院的鑑定簡單來說就是某甲腦袋並沒有受到什麼外力傷害的跡象,不過如果這一連串的精神異常現象是在車禍後才發生,顯然這病……是嚇出來的。

這時法官得出了心證,如果按照旗山醫院的器質性腦症候群診斷,本次事故(失智殘廢)自可認定是意外導致,再不然依照長庚的鑑定報告,就算真的沒有傷到腦袋好了,但想如果沒有發生車禍,某甲會.被.嚇.出.病.嗎!這不是意外什麼才是意外,保險公司敗訴。

看到這不得不佩服該法官高義,頗具俠者仁人之風,當庭見到弱勢的失智當事人,恐怕也是動了惻隱之心,緊握著旗山醫院的診斷—一份被高雄長庚經過精密儀器檢查後打臉的初步診斷報告,硬是做出對保險公司不利的判決,如果執意如此,送鑑定的意義又何在呢?

在判斷一個事故是不是為意外造成的時候,最基本的判斷方法便是主力近因原則:「保險法第一百三十一條定有明文,該條所稱之意外傷害,乃指非由疾病引起之外來突發事故所致者而言。而意外傷害之界定,在有多數原因競合造成傷殘或死亡事故之情形時,應側重於「主力近因原則」,以是否為被保險人因罹犯疾病、細菌感染、器官老化衰竭等身體內在原因以外之其他外來性、突發性(偶然性)、意外性(不可預知性)等因素作個案客觀之認定,並考量該非因被保險人本身已存在可得預料或查知之外在因素,是否為造成意外傷殘或死亡事故之主要有效而直接之原因(即是否為其重要之最近因果關係)而定。若導致被保險人死亡或受傷原因有二個以上,而每一原因之間有因果關係且未中斷時,則最先發生並造成一連串事故發生之原因,即為導致被保險人死亡或受傷之主力近因」(最高法院101年度台上字第1897號民事判決要旨參照)。

假使果真如高雄長庚鑑定報告所言,失智的病因係來自於創傷後壓力症候群造成的,整整件事故的因果歷程就會成為(車禍->創傷後壓力症候群->失智),那究竟是車禍還是壓力造成為這件事故的主因就非常值得深思,小編以為,人的身體跟心理狀況本來在一定程度上的會受到外在環境的影響而改變,所以天熱會中暑、天冷會感冒,換季還容易過敏,但一般這類的變化我們會稱他為疾病而不是意外,心理上的變化更是因人不同而有極大的差距,創傷後壓力症候群本質上當事人一定是經歷了一些外在事件,本案因為發生的是車禍算滿典型的意外,所以可能有人認為這筆保險金請得合情合理,但如果下次別人是因為被劈腿而產生的創傷後壓力症候群,還要來申請理賠,是不是就會有這麼一點怪怪的勒~~?你們怎麼說,留言給小編一點意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