壹、檢查人之檢查權:

一、公司法第 245 條:

Ⅰ繼續一年以上,持有已發行股份總數百分之三以上之股東,得聲請法院選派檢查人,檢查公司業務 帳目及財產情形。

Ⅱ法院對於檢查人之報告認為必要時,得命監察人召集股東會。

Ⅲ對於檢查人之檢查有妨礙、拒絕或規避行為者,或監察人不遵法院命令召集股東會者,處新臺幣二 萬元以上十萬元以下罰鍰。

二、本文:

故事的開始應該要從公司法第 245 條說起,2013 年公務人員高考法制,一連考了問了兩題有關「檢查人」的冷門考題;
1. 少數股東依公司法第245聲請法院指派檢察人,是否限於聲請股東成為股東之後?
2.監察人可否聲請檢察人?
這樣的考題,讓沒看過實務見解的考生不知所措,面對這樣的問題,應要回歸實務見解,現在就讓我們來分析檢查權的相關判決吧。

三、相關判決:

1.最高法院 102 年台上 1087 號判決

(1)判決摘要

按股份有限公司之少數股東,依公司法第二百四十五條第一項之規定,聲請法院選派之檢查人, 該條項既僅就檢查人執行職務之項目,設其抽象之規範,規定為「公司業務帳目及財產情形」,而與 同法第一百四十六條第二項、第一百八十四條第二項、第二百八十五條及第三百五十二條第二項所定 之檢查人,各就其執行職務之性質,作較具體而明確之內容規定,未盡相同,故應依其文義及論理之 解釋,分別就個案事實與選任權限之不同,以在客觀上,認為合理而有必要之範圍內,均得由檢查人 就公司業務帳目及財產情形執行檢查,並請求交付相關簿冊,而非侷限於某特定年度之範圍,使檢查 人依實際檢查情形之必要性,本諸專業之確信,在法院之監督下,自行裁量為之俾此一法定、任意 而臨時之監督機關,發揮其應有之功能,以補充監察人監督之不足。若檢查人請求執行檢查之資料, 超越上開合理而必要之範圍者,自不在該條項規範而得執行檢查之列。

原審以本件吳明儀會計師受台北地院選派為上訴人之檢查人後,為進行九十六年以前財務業務之 檢查,如需九十六年以前相關帳簿資料而受到裕立公司拒絕或規避等阻礙,自得陳報法院,並由法院 視其情形依公司法第二百四十五條第三項規定裁罰,尚難逕認有因此請求九十七、九十八年系爭簿冊 供檢查九十六年以前財務情形之必要。且依上訴人所主張裕立公司不願提供九十六年以前部分資料之 事實以觀,上訴人亦得對保管該等資料而拒絕提供之人訴請交付之本院六十九年台上字第三八四五 號判例意旨參照),上訴人捨此二途不為,逕向被上訴人請求交付九十七、九十八年之系爭簿冊,亦 已超越公司法第二百四十五條第一項規定之合理而必要之範圍,依上說明,自非法所許。

(2)判決解析:

(A)公司第 245 條,檢查人可檢查之期間,不限於申請檢查人之股東具備股東身份後,檢查人得檢 查所有年份之表冊。

(B)若檢查人請求帳簿資料遭到拒絕,有兩種方式進行救濟:

(a)陳報法院,由法院依照公司法第 245 條第 3 項為行政罰鍰之裁罰

(b)依照最高法院 69 台上 3845 號判例,由檢查人以公司負責人(法定代理人)身份,以公司為原告, 對保管業務帳冊等資料之董事或其他公司職員(如經理人等),起訴請求交付文件。

(3)相關法條、實務見解:

(A)對於法院依公司法第 245 條第 3 項之行政罰鍰不服者,依最高法院 95 年台抗字第 227 號民事 裁定,受罰人自得依非訟事件法相關規定對法院罰鍰之裁定提起抗告或再抗告,以獲得救濟

(B)非訟事件法第 175 條: Ⅰ對於法院選派或解任公司清算人、檢查人之裁定,不得聲明不服。但法院依公司法第二百四十五條 第一項規定選派檢查人之裁定,不在此限。 Ⅱ前項但書之裁定,抗告中應停止執行。 Ⅲ第一項事件之聲請為有理由時,程序費用由公司負擔。

(C)早期最高法院之不同見解:

最高法院 80 年台抗字第 376 號

是公司法第二百四十五條第一項所以規定繼續持有股份達一年以上,並須所持股份在發行股份總 數百分之三以上,皆在限制股東動輒查帳,影響公司營運,故應認為該持有股份總數百分之三之股東 對於加入以後之帳目,始有檢查之權,亦始有其經濟上之利益。至加入為股東前之營運情形有無弊端, 除有公司法第二百三十一條但書之情形(即董事或監察人有不法行為者),公司原有股東可追訴其民、 刑事責任外,新加入之股東對加入前公司之營運狀況,應無檢查之權。第一審法院遽予准許檢查長達 八年(即七十一年至七十八年度)之公司營運情形,不惟浪費公司財力,且影響公司正常營運,自非 公司法第二百四十五條第一項所規定之本意,爰將第一審法院所為裁定廢棄發回,於法核無不合。抗 告論旨指摘原裁定不當,求予廢棄,非有理由。

2.最高法院 75 台抗 150 號裁定

(1)判決摘要

相對人為再抗告人公司之監察人。依公司法第二百十八條第一項規定,監察人得隨時調查公司業務及 財物狀況,查核簿冊文件,並得請求董事會提出報告。相對人既為再抗告人之監察人,自得隨時行使 上開職權,殊無另依公司法第二百四十五條第一項規定,聲請法院選派檢查人,檢查公司業務帳目及 財產情形之必要。原裁定將台灣花蓮地方法院所為駁回相對人聲請之裁定廢棄發回,難謂妥適。再抗 告論旨,執以指摘原裁定不當,求予廢棄,非無理由。應由本院廢棄原裁定並自為裁定,駁回相對人 之抗告,以資糾正。

(2)判決解析:

若依公司法第 245 條聲請之股東本即為公司之監察人,依公司法第 218 條監察權可檢查之簿冊文件本 即範圍廣大,故而不得另依公司法第 245 條聲請法院選派檢查人。

3.最高法院 86 台抗 108 號裁定

(1)判決摘要

本件相對人以其為再抗告人公司繼續一年以上,持有已發行股份總數百分之三以上之股東,因公 司於民國八十四年度迄未召開董事會,亦未提出該公司之財務表冊供股東會承認,乃依公司法第二百 四十五條第一項之規定,聲請法院選派檢查人,檢查公司業務帳目及財產情形。台灣板橋地方法院認 相對人為再抗告人公司董事,本有執行各項公司業務之權,並有參與董事會編造公司會計表冊之義 務,無另行聲請選派檢查人之必要,即以裁定駁回相對人之聲請。相對人不服提起抗告,原法院以: 公司法第二百四十五條第一項所定聲請選派檢查人之規定,除具備繼續一年以上持有已發行股份總數 百分之三之股東之要件外,別無其他資格之限制。相對人具有股東身分,繼續一年以上持有再抗告人公司發行股份總數百分之十三點五之股份,已符合聲請法院選派公司檢查人之條件,自非不得為本件 之聲請。因將台灣板橋地方法院所為不利於相對人之裁定予以廢棄,並發回該院更為裁定。經核於法 尚屬無違。

(2)判決解析:

現任董事若符合公司法第 245 條聲請法院選派檢查人之資格,自得聲請法院選派檢查人

(3)相同之實務見解:

臺灣高等法院暨所屬法院 95 年法律座談會民事類提案第 9 號 法律問題: 甲為乙股份有限公司繼續 1 年以上、持有已發行股份總數 3%以上之股東,亦為乙股份有限公司之董 事。因乙股份有限公司長期遭董事長掌控,阻撓甲執行董事職務、參與公司業務,排除甲參與編造會 計表冊,甲爰依公司法第 245 條第 1 項聲請法院選派檢查人,以瞭解乙股份有限公司之業務、帳目及 財產情形,應否准許?

審查意見:採甲說。

甲說:按公司法第 245 條第 1 項聲請法院選派檢查人之規定,除具備繼續 1 年以上,持有已發行股份 總數 3%以上之股東之要件外,別無其他資格之限制(最高法院 89 年度台抗字第 660 號裁定、86 年 度台抗字第 108 號裁定要旨參照)。甲為乙股份有限公司繼續 1 年以上、持有已發行股份總數 3%以 上之股東,已符合聲請法院選派公司檢查人之條件,本件之聲請自應准許。

4.臺灣高等法院臺中分院 101 年非抗字第 42 號民事裁定

(1)判決摘要:

再抗告人雖援引最高法院 80 年台抗字第 376 號裁定指稱相對人於 93 年 5 月前曾為再抗告人公司董 事,對於公司帳目、財產及營運情況自得知悉,並無允許其於解除董事職務後,濫用少數股東檢查權 再為檢查之必要云云。惟相對人既持有再抗告人公司已發行股份總數 3%以上,符合前揭規定,其聲 請選派公司檢查人之權利,自不因其具有董事身份而受影響。況公司董事所屬董事會依公司法第 228 條第 1 項規定,於會計年度終了時固有編造營業報告書、財務報表、盈餘分派或虧損撥補之議案之義 務,公司董事於編造前揭表冊之時,雖有可能得知公司業務帳目及財產情形,惟董事會之決議,依公 司法第 206 條第 1 項規定,只須有過半數董事出席,及出席董事過半數之同意即可,故非必全體董事 均參與編造上開表冊並同意始得作成決議,是公司董事是否均已了解並掌控公司帳務及財產狀況,尚 非無疑(臺灣高等法院 98 年度非抗字第 143 號民事裁定參照)。又董事非必為具有查帳專業知識之人 士,亦非如監察人依公司法第 218 條規定得隨時調查公司業務及財務狀況、查核簿冊文件,並請求董 事會提出報告,則曾為董事之股東,應仍有依前揭規定聲請法院選派檢查人之必要;再參以:商業會 計法第 66 條第 1 項及第 3 項規定:「商業每屆決算應編制下列報表:1、營業報告書,2、財務報表。 決算報表應由代表商業之負責人、經理人及主辦會計人員簽名或蓋章」;另參照同法第 5 條第 4 項前 段復規定:「會計人員應依法處理會計事務」,由此可知,公司於編制公司法第 228 條所定會計表冊時, 並非均由董事直接參與實際製作,而係由主辦會計人員編造各項表冊,經公司董事長或經理人簽名 後,送交董事會。依此說明,相對人雖曾於 93 年 5 月 25 日擔任再抗告人公司之董事,然依前揭說明, 自難以相對人曾擔任再抗告人公司之董事,即謂其對抗告人之業務帳目及財產情形已知之甚明,而無 權於本件聲請選派檢查人檢查抗告人之業務帳目及財產情形之必要。綜上說明,難以相對人曾任再抗 告人公司之董事,即認無聲請法院選派檢查人之必要,是抗告法院之裁定適用法規並無錯誤。

(2)判決解析:

曾任公司董事之人,若符合公司法第 245 條之聲請要件,自得依公司法第 245 條聲請檢查人。

5.台灣高等法院 100 年非抗字第 167 號裁定

(1)判決摘要

按繼續 1 年以上,持有已發行股份總數 3%以上之股東,得聲請法院選派檢查人,檢查公司業務帳目 及財產情形,公司法第 245 條第 1 項定有明文。此乃為防止少數股東濫用此一權利,動輒查帳,影響 公司正常營運,故公司法嚴格其行使要件,股東須持股達已發行股份總數 3%以上,且必須向法院聲 請選派檢查人,檢查內容並以公司業務帳目及財產情形為限,是在立法上,已就行使檢查權對公司經 營所造成之影響,與少數股東權益之保障間,加以斟酌衡量。準此,依前開規定聲請選派檢查人,除 具備繼續 1 年以上持有已發行股份總數 3%之股東之要件外,別無其他資格之限制(最高法院 89 年 度台抗字第 660 號、86 年度台抗字第 108 號裁定意旨參照),公司即有接受檢查之義務。(中略) 又查,再抗告人所述:再抗告人於 100 年 6 月 30 日召集股東會,已將公司業務帳目及財產情形送請 各股東查閱,再抗告人並無拒絕相對人查閱業務帳目及財產情形,再抗告人公司之現任監察人黃慧娟 與黃金水雖具親誼關係,不影響其發揮監察人之監督功能等情,均與本件有無選派檢查人之必要性有 關,核屬法院認定事實之職權行使,縱再抗告人認原裁定理由未臻完備,要與適用法規顯有錯誤之情 形有間。

(2)判決解析:

檢查人之檢查權限與監察人之權限並不相同,依公司法第 245 條聲請法院選派檢查人不以監察人怠於 行使職權為必要,關此僅為法院考量是否選任檢查人之考量因素之一。

(3)相同之實務見解:

最高法院 89 年台抗字第 660 號 再抗告論旨以:相對人為再抗告人公司副董事長,本有執行各項公司業務之權,並有參與董事會編造 公司會計表冊之義務,無另行聲請選派檢查人之必要云云,指摘原裁定不當。惟按公司法第二百四十 五條第一項所定聲請選派檢查人之規定,除具備繼續一年以上,持有已發行股份總數百分之三之股東 之要件外,別無其他資格之限制。相對人具有股東身分,繼續一年以上持有再抗告人公司發行股份總 數百分之八點四四之股份,已符合聲請法院選派公司檢查人之條件,自非不得為本件之聲請。再抗告 人求為廢棄原裁定,非有理由

6.最高法院 81 年台抗 331 號判例

(1)判決摘要:

惟查公司法第二百四十五條第一項規定:「繼續一年以上,持有已發行股份總數百分之三以上之股東, 得聲請法院選派檢查人,檢查公司業務帳目及財產情形」,旨在維護股份有限公司少數股東之權益。 股份有限公司之清算人執行職務除應顧及公司債權人之利益外,尚應兼顧股東之利益,此觀公司法第 三百三十四條準用同法第八十四條第一項之規定自明。公司法第三百二十六條第一項規定:「清算人 就任後,應即檢查公司財產情形,造具資產負債表及財產目錄,送經監察人審查,提請股東會請求承 認後,並即報法院」,既已明定公司於清算中,其財產之檢查由清算人為之,而清算人執行職務應顧 及股東之利益,清算人就任後,如有不適任情形,監察人及股東又得依公司法第三百二十三條第二項 規定將清算人解任,是少數股東之權益已獲有相當之保障,故股份有限公司除在特別清算程序中,有 公司法第三百五十二條第一項情形,法院得依聲請或依職權命令檢查公司之財產外,在普通清算程序 中,自不容許股東依公司法第二百四十五條第一項聲請法院選派檢查人。台北地院以再抗告人已於八 十年十月三十日經法院裁定命令解散,應行清算為由,裁定駁回相對人選派檢查人之聲請,本無不當。 原法院見未及此,竟認股份有限公司在清算中,仍有公司法第二百四十五條第一項規定之適用,所持 法律見解,洵有違誤。再抗告論旨執以指摘原裁定不當,聲明廢棄,非無理由。爰將原裁定廢棄,由 本院自為裁定,駁回相對人在原法院之抗告,以期適法。

(2)判決解析:

普通清算程序中,不得依公司法第 245 條聲請選派檢查人。特別清算程序中,法院得依公司法第 352 條檢查公司之業務及財產。

作者:董謙經濟部、金管會、最高法院實務見解,向來都是學者關注的焦點,由此延伸出來的相關議題亦均為每年的熱門新聞話題。年復一年的經營權角力,兩三年一次的董監改選,公司治理,公司負責人背信在在都緊緊的扣住實務見解的波動希望可以從這個專欄跟大家分享一些特殊的、最新的實務見解讓大家可以更瞭解這個公司、證券的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