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想和大家討論的,是情侶一起喝酒導致的過失致死案。

103年的冬天,被告與其女友(死者)一起在3.6坪的狹小房間中飲酒,女友不勝酒力跌倒受傷,被告以為女友只是躺臥床上睡著,未加注意,隔日才發現女友早已一命嗚呼,女友母親到現場後才打119求救。法院認為被告涉犯過失致死罪,判決有期徒刑五個月。

以下整理自臺灣新北地方法院刑事判決105 年度易字第578 號。(點我讀判決整理)

法院為何認定被告有罪?本案爭點為何?

首先,法院確認上面所描述的事實:  被告於案發前曾購買4瓶藥酒,並於偵查中坦承與被害人一同飲用所購買4瓶藥酒,且被害人確係因大量酒類(死亡後血液檢出酒精431mg/dl(即0.210%),尿液檢出酒精422mg/dl),因而導致意識不清、重心不穩行動受影響而在其租屋處自行背側面跌倒,右枕部和頂部有頭皮下出血及第一頸椎脫臼及第五椎骨折之傷害,後久未醫治而死亡。

接著,本案的主要爭點在於,被告是否有積極救助死者的法律上義務?

刑法第15條2項規定「因自己行為致有發生犯罪結果之危險者,負防止其發生之義務」學說上稱防止結果發生義務為「保證人地位」。「危險前行為」是「保證人地位」其中一種構成態樣,危險前行為之所以構成作為義務的原因,是因為被害人行為對他人法益造成危險時(例如將爆竹放置在家中、本案的一同在狹小房間大量飲酒),應負有積極排除危險、防止結果發生的義務。

被告於偵查及本院審理時均供稱伊當晚均在該案發房間內使用電腦,法院援引刑法第15條2項之規範,認為被告與死者於屋內一同飲酒,對於死者大量飲酒的情況沒有加以制止,依當時情況,被告對於死者酒後跌倒情形必定可以知悉。在死者跌倒後,也未立即注意將其送醫急救,已造成「危險前行為」,且被告並無不能注意的狀況,構成過失致死罪。

有無其他相似案例?相關刑度為何?

下舉幾個相似法院認為有積極作為義務而違反的情況的案例:

  • 坐月子中心的護士疏於照顧致嬰兒溢奶嗆傷的情形,(98年度訴字第198號)判有期徒刑六個月,緩刑兩年。
  • 房東疏於加裝通風系統致一氧化碳燃燒不完全,導致房客死亡之案件,(88年易字2615號、89上易字370號)判有期徒刑三個月,
  • 救生員擅離職守未請他人代為看顧,導致小孩溺死,判有期徒刑七月,緩刑四年(89年訴字267)
  • 被告酒後輕生致施救者失足致死(104年上易字670號),因證據不足無罪。

筆者認為,觀察大部分案件以刑法15條作為過失致死罪之根據之案件,多半係案件明顯違反法律上明訂之作為義務(例如房東對房屋的管理義務、護士的職務上行為),如此以法律未為規範之作為義務(共同飲酒之人照顧酒醉無法自理的人之義務)認定有保證人地位者並不多見,且法院判決亦未給予緩刑優惠,本案對於作為義務之擴張,似乎屬於個案,但仍然值得關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