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騎乘機車未戴安全帽的案例,雖然台北市區已經比例較少,但是在其他縣市仍然比比皆是。近來車禍因未戴安全帽致死的案件層出不窮,然而其中幾筆案件卻有加入警方追逐的成分。究竟警察追逐未戴安全帽的機車駕駛,導致駕駛車禍身亡,警察的行為在法律上會受到如何的評價呢?這是這個判決想討論的。

以下整理自臺灣高等法院刑事判決105 年度交上訴字第48 號。(點我讀判決整理)

 案例事實:

警方接獲報案者謂新莊區騎車未戴安全帽事件頻傳,盼警方嚴加取締。警方接獲通報後即派遣兩名警察(被告)前往取締,正值被害人(死者)未依規定戴安全帽並載一名相同未戴安全帽之乘客行駛於道路上,兩名被告見狀即欲攔下被害人之車輛。被害人見警方攔檢後,並未停下受檢,反而加速超速並蛇行駛離現場,被告二人便騎上機用機車追車。經歷短暫追逐後,行至轉彎處,被害人之機車失控倒地,後送醫不治。經法醫鑑定,認死者係因胸部挫傷、心包膜囊填塞、血胸、腹血致心因性休克、出血性休克死亡。

本案爭點:

檢察官依過失致死罪起訴兩名警察,法院最後判決無罪,本案爭點如下:

第一,被告二人因被害人未戴安全帽而向前追查是否合理:
警方遇未戴安全帽之違規者,雖可逕行舉發(無須攔查當事人,直接舉發其違反行政規範之事實),然須有「科學儀器」(例如:相機)採證該違規事實為前提。今被告兩名尚未設科學儀器,自無法逕行舉發,所以只能攔截當場製單舉發,被告二人追捕被害人之行為似無不當。

第二,被害人另有「拒絕停車接受稽查逃逸」之違規行為,是否逕行舉發即為已足:
被告兩人攔查被害人,被害人見狀拒絕停車並加速逃逸,該違規行為依法得逕行舉發。此際,前後兩行為分別為不得逕行舉方及得逕行舉發時,是否均不得以追車方式攔查取締?此部分誠有疑義,法院未對此做出結論。

第三,除上述兩樣違規外,被告二人上前追車之行為,應非單純取締被害人陳文賢交通違規行為:
被害人逃逸時,另有蛇行、超速及逆向行車之情事,若僅為五百元之罰單,何故需另犯更多違規事項來規避,警方認定被害人有涉犯其他犯罪之嫌疑應非無理。

第四,法官認定被告二人應無違反比例原則:
被告二人所騎乘之警用機車既無故意偏向被害人逼車之情,追車時均保有一定之間距,即難認被告二人執行上開勤務有何違反比例原則之處。

本案小結:

本案重點在於警方過失之有無,過失有無的關鍵於本案中在於法規與標準的執行是否恰當。然而,該法規與標準實際操作仍須利益衡量,不得一概而論。最後法官的判決,肯定了兩名被告警察執勤時並無執法過當。
另外一提,本案中,搭乘被害人機車之證人及法醫皆指出,被害人生前曾吸食毒品,或許不是的確被害人當時拒絕受檢並逃逸之原因,不過卻也沒人知道了。